来自 电话外交 2019-04-01 21: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电话外交 > 正文

李水清将军以九秩高龄溘然长逝

  1935年5月25日,突破大渡河天堑激战在即,18岁的宣传分队长李水清代表红一军团政治部为强渡部队作临战动员。战斗打响,突击队乘小木船直取对岸,李水清带来的宣传队挺立河边高唱战歌《上前线去》,冲锋号声、歌声、枪炮声、喊杀声惊天动地!经此一战,蒋介石妄想红军重蹈太平天国石达开部覆辙的迷梦付诸东流。

  2006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88岁的第二炮兵原司令员李水清荣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亲自授予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10时,李水清稳步登上主席台,代表抗战老战士作大会发言。老将军神清气朗,嗓音洪亮,1500余字的发言,被热烈的掌声打断7次!

  时隔71年的两件大事,在同一个人身上聚焦,岂止“罕见”了得!当我接手《李水清将军回忆录》(解放军出版社)的书稿时,内心充满了惊喜与崇敬。入射角定义

  老将军个人的阅历丰富多彩,又记忆力超强。耄耋之年回忆往事,如为红军筹集经费粮秣、救助收容掉队伤病员、保障部队征服雪山草地,及至首战平型关身先士卒搏杀日寇、设伏沙峪河全歼板垣师团教导队、只身赴宴桃花川劝降伪军头目、化装夜袭房山城严惩铁杆汉奸等等,几近历数家珍。说起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环境背景,以及相关人物、重要情节乃至一些细节,不仅鲜活灵动,而且多有深刻的反思和精到的见地,穿越时空的思想火花不断迸发闪耀。

  从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战争,从红军战士到高级指挥员,老将军诸多亲力亲为,极具传奇色彩,惊心动魄又壮怀激烈。

  1949年10月1日,作为开国大典步兵受阅方队的陆军师长,李水清亲眼见证了共和国武装力量不断壮大的历史性变迁。1970年,周恩来总理亲自点将,派他出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1975年,时任党中央副主席、副主席的同志批准他回到部队,调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77年9月21日,任命他为第二炮兵司令员。

  重任在肩,使命如山。年届六旬的老将军以过人的精力、扎实的作风、超前的观念带领部队瞄准高科技作战制胜目标开拓前进,对国防现代化建设贡献良多。直至1982年离休后,仍在关心“杀手锏”锐旅的建设与发展。

  读罢书稿,我深感李水清将军的军旅生涯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领导我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一个缩影,尤其是相当集中地反映了我们这支英雄军队由土枪土炮发展到导弹核武器的完整历程。

  从2004年开始,老将军数次接受访谈,笔记、录音、摄像多管齐下,仅光碟就累积10几盘。老将军的亲友和部属也都言其所知,有的恐怕记忆失真,海军不顾年老体弱,自费寻踪觅迹,务求叫准来龙去脉。孟知祥墓在李水清将军身边工作过的老秘书和老参谋们,尤其深情满怀,提供了大量第一手材料。所有这些,为整理回忆录夯实了基础。执笔者更是不辞辛劳,直接采访多达30余人,阅摘军史、战史和有关的回忆文章不下40部(篇)。伏案一年,潜心撰写,其间手术初愈,随即继续秉笔。文稿甫结,军事专家逐章逐节逐事逐人核实补正,经过审读批准,最后成书48万言。

  得知这一过程,我毫不意外这部回忆录为什么这样翔实这样生动这样感人。本人编书有年,实话说,难得一见如此上乘的同类著述。用专业术语评讲,即以历史为轴,贯穿传主平生最有意蕴的一个个故事,缘起当年,心骛现今,思接未来,达成了史料性、自传性、文学性、哲理性的有机结合。想起上世纪中叶广为流传的革命回忆录《我的一家》和《把一切献给党》,我觉得,《李水清将军回忆录——从红小鬼到火箭兵司令》一书或可与之类比。

  回忆录动笔前,老将军郑重叮嘱,务必遵行历史唯物主义,坚持实事求是原则。这一深意的重托就印在他口述的这本书的封面上:“老祖宗马克思的请帖,大概快要送到我手上了。毛主席讲过一句话,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想,我们这代人活着为了埋葬旧制度、建设新中国,不惜抛洒生命和热血,在老之既至的今天,更视名利如粪土。撰写回忆录,应当也完全可以做到不粉饰、不虚假、不造作、不卖弄,真诚、真情、真实地揭示历史和人生。这既是为了负责任地纪念逝者,更是为了无愧地面对和激励来者——祖国的明天,我们的希望。”

  记得1994年,某部为建军史馆,特来请示老首长李水清。老将军一言千钧:写战史一定要写上他直接指挥和参与指挥的不成功战例。如今在这本书里,他对解放战争中自己3次用兵有误,战果得不偿失,包括吴村、高洛一仗未能达成战役目的,受到记大过处分,逐一做了毫无遮掩的详尽忆述和毫不留情的自我剖析。总结了三条教训:千万不可因胜而骄,大骄大败,小骄小败,不骄少败;千万不可麻痹轻敌,低估敌人是最可怕的敌人;千万不可粗疏侥幸,一念之差,便给敌人可乘之机,让自己饮下终生悔恨的苦酒。

  我编稿至此,不禁踌躇,欲从古训“为尊者讳”,又不敢也不忍有违老将军的拳拳赤子之心。大凡人在回首过往之际,一旦事涉本人,难免自觉不自觉地文过以保颜面,饰非而求圆满。“上天言好事”大抵也是人性的弱点之一,所以还原历史本相很难。相形之下,老将军心胸豁达坦荡堪比江海,光明磊落可昭日月!他告诫后人的“三个千万不可”,悟证在心半个多世纪,发自肺腑,出于至诚,对我们领会和践行同志在革命圣地西柏坡着意强调的“两个务必”,正确看待已有的业绩与成就,清醒地面向未来,面向世界,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把握机遇,迎接挑战,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更大胜利,无疑具有振聋发聩的启示作用。

  在总政首长的重视关心、二炮领导的大力支持和相关单位的热情帮助下,李水清将军回忆录的采写、送审、编辑等工作一路“绿灯”,金朝于2009年5月顺利出版。孰料岁月无情,两年前,李水清将军以九秩高龄溘然长逝。生前他审阅过书稿前半部,表示很满意,可惜没能看到全书,实在是一件憾事!

  但我深信这一份满载红色记忆、堪称不朽丰碑的宝贵的精神财富,通过阅读、传诵、研讨,一定会产生越来越大的积极影响,一定会发挥越来越深的教益作用。

https://www.tu740.com/dianhuawaijiao/1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