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电话外交 2019-05-07 09: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电话外交 > 正文

湘赣省军区司令员彭辉明战死

  这张照片是1939年秋晋察冀军区120师359旅祝捷大会召开时由军区战地记者拍摄的。照片上,由右至左分别为晏福生、左齐、彭清云,他们都是王震旅长属下的团级指挥员。图片来源:中国国防报【资料图】

  在新中国的开国将军中,有10位独臂将军。曾感慨道:“中国从古到今,有几个独臂将军嘛?旧时代是没有的,只有我们红军部队,才能培养出这样独特的人才。”在这10位身残志坚的将军中,有一位童炎生将军,如果他还健在,今年应该是老人的百岁寿辰。

  1911年,这个新旧交替的躁动之年,童炎生出生于江西省安福县严田乡一户清贫农家。幼年父母双亡,他靠给人放牛打工为生。1929年红军来到安福县,打土豪分田地,穷人要翻身做主人,这对穷伢子童炎生来说具有强烈的吸引力。那是1929年的一个静谧的夜晚,童炎生毅然走出家乡磨下村。这一走,在这风云际会的伟大的革命洪流之中,开始了他长达55年的戎马生涯。

  入伍两年多,童炎生就因作战勇敢机智灵活当上了班长。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他开始有了理想,有了为理想而赴汤蹈火、前仆后继的觉悟。1932年秋,军以10个师和保安团计12万人的兵力,采取“步步为营”的战术从东南、东北、西南三个方向“围剿”湘赣苏区。童炎生所在营为掩护领导机关转移,坚守在山头阵地上,打退了敌人5次冲锋,敌军尸横遍野,我军也遭受重大伤亡,全营只剩下100多人。黄昏时分,敌增援部队团团围住小山包,山下敌人疯狂地叫喊:你们被包围了,顽固抵抗只有死路一条。同志们纷纷要求与敌人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老子赚了!”营长决定成立敢死队,杀出一条血路,全营乘夜突出重围。三连八班班长童炎生报名参加了由18名骨干组成的敢死队并任班长。他们从敌尸上搜集了一部分弹药,集中了全营剩下的手榴弹。午夜,敢死队利用地形沿冲沟隐蔽接敌,全营官兵跟进,潜伏至距敌不到20米的灌木丛中。一声令下,敢死队将手榴弹扔进敌群,打掉了敌人的机枪火力点,炸灭了敌人借以照明的火堆,敢死队员呐喊着挥舞大刀,饿虎扑食般地杀向敌群,撕开了突破口,掩护全营官兵冲出了敌包围圈。被打懵了的敌人醒悟过来,他们调集炮火企图封闭突破口。一发炮弹落在童炎生身旁,弹片炸伤他的左腿,简单包扎后,他坚持率领全班突出重围。由于缺医少药,环境恶劣,童炎生的伤口开始感染化脓。不久,伤口周围出现外翻的腐肉,导致整个小腿肿胀并向大腿延伸。军医说要截肢,童炎生想:只有挖掉烂肉,才能保住腿。他找来一把剪刀,用火烧烤后,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咬紧牙关,强忍剧痛,把烂肉剪掉,敷上草药,伤口逐渐好转。曾有三国关云长刮骨疗伤的传说,那毕竟有华佗相助,而童炎生自剪腐肉,是要何等的勇气和毅力啊!军人不是天生的,一个又一个生死关口,咬牙坚持,不惧死,不贪生,不畏险,不折腰,在烈火中千锤百炼,才能锻造出钢铁军人钢铁汉。

  1934年8月,红六军团撤离湘赣苏区西征湖南,留下湘赣军区及5个红军团坚持斗争。为配合红六军团西征,童炎生所在的红三团与红五团联合作战,在吉安车陂歼敌一个营。9月敌调整部署,用“步步为营”的堡垒战术,逼近苏区中心永新县。为钳制敌进剿兵力,掩护湘赣省党政军机关转移,红三团于9月从永新县石灰桥防区突围北上。敌人前堵后追,企图消灭这支由秋收起义部队组建的红军团队。经过全世街、莲花县之路口、萍乡等3次残酷的战斗,部队作战非常疲劳,既不能休整也无法补充兵员给养。当部队进至安福钱山一个丘陵谷地时,童炎生听见前卫方向枪声突起,紧接着响起阵阵拼杀声。显然是遇到敌人的阻击,我军正拼死突击。不久,后卫方向也传来密集的枪声,童炎生判断,敌人已堵住谷地的前后路。他环视四周,左边是悬峰突兀的崖地,右边是一条冲沟,部队无法展开,一旦敌人占领崖地制高点,我军将被敌合围。排长童炎生当机立断,攀藤登崖,占领山崖制高点。团政委刘培善看到连长已牺牲的三连官兵在童炎生率领下奋勇攀崖,不由振臂叫好,火线传令提升童炎生为连长。童炎生指挥登崖部队迅速组织火力,侧击堵击我前卫部队之敌,杀出了一条通道掩护全团冲出敌人包围圈。

  1935年2月9日,敌七十七师偷袭我军,部队损失过半,仅有的一部电台损坏了,从此湘赣红军与长征中的党中央和红六军团中断了联系。敌人“移民并村”、“封山堵剿”,湘赣红军缺衣断粮。为解弹尽粮绝的困境,湘赣省委、省军区决定,从红三团抽调40名骨干人员组成军区敌后挺进大队,挺进湖南攸县一带筹粮筹款,童炎生任分队长。挺进大队穿越敌十八师和七十七师的重重封锁线,彭寿生长途挺进敌后,寻机袭扰小股敌军,联络收容失散红军,完成筹粮筹款任务。不料,在攸县黄土岭挺进大队突遭敌军包围。童炎生率分队指战员顽强反击,突出重围,不幸被敌人子弹击伤腿部,流血不止。他凭着坚强的毅力,仍坚持连夜奔跑了七八十里山路,回到太平山游击区。这是童炎生左腿第三次负伤。

  主力红军长征后,苏区失陷,彼得大帝军疯狂反攻倒算,制造,留下坚持斗争的红军面临革命气节的生死考验。南方三年游击战争与红军的长征、东北抗联的抗日斗争一起,被称为中国革命史上“三大艰苦岁月”之一。陈毅写下了遗书性质的《梅岭三章》,粟裕夜宿死人棺材里,湘赣省军区司令员彭辉明战死,童炎生所在的红三团锐减至几十人。在严酷环境下,有些人对革命前途丧失了信心,有的回家不干了,还有的向敌人自首了,湘赣省委、苏维埃和军区的10位领导中有5人成为叛徒,包括中共湘赣省委书记兼湘赣省军区政委陈洪时,在湘赣苏区坚持斗争的5个红军团前后12任团长、政委中也有6人变节投敌。可是坚持斗争、英勇不屈以至付出生命的红军指战员们,他们的精神却令人感佩。这种英雄与狗熊两极分化的现象是三年游击战争中的显著特点。而在童炎生眼里,红军战士无论生死荣辱,只有忠于党,才是铁骨丹心所在;背叛,是不可饶恕的卑劣行为!军人唯忠、唯正才是为肝胆。在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中,湘赣红军编成湘赣省游击支队,童炎生任分队长、茶(陵)攸(县)莲(花)游击大队大队长,黄炳光任政治委员。为打开茶攸莲地区的斗争局面,童炎生、俄土战争黄炳光率领所部灵活运用游击战术,昼伏夜出,声东击西,先后取得了夜袭陇上敌据点、周家屋伏击战等胜利并成功地组织策划了陇上敌据点的白军起义,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红旗重新猎猎飘扬在茶攸莲老区的崇山峻岭之中。

  土地革命战争中,童炎生三次参加敢死队,三次身负重伤,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百战沙场碎铁衣”,“九死一生犹未悔”,浴血坚持迎来了抗日战争的号角,他毅然奔赴抗日前线。

https://www.tu740.com/dianhuawaijiao/1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