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电话外交 2019-02-17 03:5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电话外交 > 正文

后唐名将夏鲁奇 遂宁别称“斗城”因他而来

  遂宁别称“斗城”、九宫十八庙的“旌忠庙”、遂宁古十二景之“仙井晴霞”……这些都是老遂宁人所熟悉的城市记忆,它们之间看似毫无关系,却与同一个人有关,这个人正是后唐名将夏鲁奇。夏鲁奇根据遂州丘陵起伏,溪沟纵横的地貌特征,大胆提出了“规方为城”的设想,并组织军民取外壕之土筑城墙,外环挖掘守城河,重新建筑布局。修缮后的遂州城雄伟壮观,“有城入斗,有壁如金”,地势南北长而东西窄,形状如古代的方形酒器——斗。后因商贸繁荣、经济活跃,又取“金满斗”之意。所以遂宁就有了“斗城”的别称。据《遂宁县志》记载:宋代赐“忠节”“旌忠”“显节”,元代赐“显忠昭惠英烈仁济王”谥号,以表彰他的忠烈。夏鲁奇(882年-931年),字邦杰,曾被赐名为李绍奇,青州(今山东青州)人,五代十国时期后唐名将,古代有史记载四大百人斩之一。据说,夏鲁奇是沙陀人。沙陀是西突厥的一支,是唐末迅速崛起的一个民族。他们人不多,但是非常强悍,尤其是擅长骑射作战。李存勖的祖父因功被唐懿宗赐姓李,所以有了汉人的名字。明宗年间,夏鲁奇历任河阳节度使、忠武军节度使、武信军节度使等职,以使相衔出镇遂州。长兴二年(931年),因遂州被西川将领李仁罕攻破,自刎而死。关于他的传奇故事,在《旧五代史》《新五代史》《资治通鉴》《九国志》等古籍中均有记载,其中欧阳修在编著《新五代史》时,将夏鲁奇列入《死事传》。遂宁素有“斗城”之别称,这一别称正是缘于五代后唐武信军节度使夏鲁奇将军依照北斗原理兴建的遂州城。据《遂宁县志》记载:后唐年间,东川节度使董璋、西川节度使孟知祥于蜀中叛乱,天成四年(公元929年),时任武信军节度使的夏鲁奇奉命镇守武信,治所设于遂州以御叛军。夏鲁奇在遂期间,为政清廉,爱护百姓,练兵习武,发展生产,深受军民爱戴。当时的遂州,虽为川中重镇却无高城坚壁,不利守城。夏鲁奇见遂宁城周边地势平坦开阔,虽出入方便,但作为军事要塞和重镇,似乎过于“温和”。夏鲁奇根据遂州丘陵起伏,溪沟纵横的地貌特征,大胆提出了“规方为城”的设想,并组织军民取外壕之土筑城墙,外环挖掘守城河,重新建筑布局。经过一年多的修建,遂州城建为城周10里的“新城”,城内房屋建筑排列有序,外环有城河,四门均有月城(供瞭望、观赏用):东门叫“望鹤”,西门叫“登龙”,南门叫“金马”,北门叫“玉堂”。而四门的护城河上都架有桥梁,为出入的必经之道,东西北三面为石桥,南面为木板桥。遂州城市基础从此奠定。修缮后的遂州城雄伟壮观,“有城入斗,有壁如金”,地势南北长而东西窄,形状如古代的方形酒器——斗。后因商贸繁荣、经济活跃,又取“金满斗”之意。所以遂宁就有了“斗城”的别称。夏鲁奇到任遂州之后,训练甲兵,整修城墙,准备攻打叛贼。西川节度使孟知祥、东川节度使董璋闻讯,合谋出兵先攻夏鲁奇,以都指挥使李仁罕为行营都部署,汉州刺史赵廷隐为副,简州刺史张业为先锋指挥使,率大军三万围攻遂州。930年(长兴元年)十月,李仁罕围困遂州,夏鲁奇登城固守,并命部将康文通出战。但康文通闻听阆州陷落,又见李仁罕兵强马壮,一出城便率部投降。夏鲁奇不得不向朝廷求援。此时的遂州城已被敌军团团围住,为等待援军,夏鲁奇闭城坚守。不过,世事难料,朝廷派石敬瑭率领的救援军竟在剑门关被李肇、赵廷隐击败,无法前进。在外无援军,内无粮草的情况下,夏鲁奇苦守遂州城四个月,终因兵尽粮绝,未能挡住叛军的虎狼之师。遂州城破,夏鲁奇自刎殉城,时年仅49岁。孟知祥命人将夏鲁奇的首级宣示唐军,石敬瑭于是退军而回。明宗得知后,恸哭不止,追赠其太师、齐国公。城在人在,城灭人亡。为了坚守遂州,这位后唐猛将用自己的生命续写了与遂州的不了情。而深受其惠的遂州人并没有忘记这位宁死不屈的忠臣良将。在遂宁九宫十八庙的古迹中,大多是供奉的寺庙佛堂,其中“旌忠庙”则是为纪念他而修建的庙宇。据《遂宁县志》记载:宋代赐“忠节”“旌忠”“显节”,元代赐“显忠昭惠英烈仁济王”谥号,以表彰他的忠烈。北宋徽宗时,李騊出治遂州,奏请建庙。政和元年(1111)九月,徽宗赐“忠节”庙号。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三年(1153),因涪江发大洪水,庙宇被冲垮。宁宗嘉定三年(1210),又易地在城北重建,建殿廊宏伟壮丽的旌忠庙,并塑有夏鲁奇巨像。据记载,旌忠庙两侧均有石碑,可惜碑碣早毁,仅存志书碑文。相传,宋代的欧阳修路过遂宁,在旌忠祠题写碑记;明代遂宁才女黄峨的丈夫、新都状元杨慎(升庵)写出《旌忠庙迎飨送神辞记》,其中赞道:“斗城金壁兮奠我邦土,我民敬荐兮矢以终古!”清道光十二年(1832),祠庙又在原地重建,殿宇为木结构单檐歇山式屋顶,抬梁式梁架,六架椽屋前后乳栿搭牵用四柱,面阔三阔13.5米,进深三间13.5米,通高9米,檐高4.6米,用料粗大,柱础石质,分别呈圆形、六棱形,雕刻精细。裕丰街小学初创办时没有校址,便在旌忠庙内办学。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修建裕丰街小学教学大楼时,旌忠庙被全部拆除。据了解,乾隆52年(公元1787年)修订的《遂宁县志》中记载了遂宁十二景,包括广德寺香会、石蹬琴声、梵云春晓、仙井晴霞、云灵仙踪、玉堂朝齐、长乐晓钟、涪江晚渡、鹤鸣夜月、洪福回澜、旗山钟秀、灵泉圣景。其中“仙井晴霞”一景也与夏鲁奇有关。其中一个说法是《遂宁县志》所记载的,即夏鲁奇战败后,先将其妻子、儿子沉于衙署后井,后自刎殉城。而在遂宁民间还有另一种说法,其夫人在得知其自刎殉城之后,也在他殉城的地方自杀。当时,他们殉城的地方还没有井。元代,因外族统辖,草民艰苦,于是人们越发怀念、期盼忠烈卫国之人。遂州老乡便于此处掘得一井,井成之后水尤清冽。于是,一城人家清晨便在此处取水。据说,掘井处原有亭翼然而立,亭中竖有一碑。碑文所载为五代后唐节度使夏鲁奇守遂州,与反唐节度使孟知祥部交锋不利,全家殉难于此的悲壮故事。相传,日出时分,太阳将山峦镀作金色,青砖的街道也都辉煌起来,以至于鹅黄的草尖上的露珠也都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光芒照在井台上,人们从井里打起的水在这光芒下也显示出流金沉璧的样子。于是,挑起两桶回家的就不单单是井水,更合适人们对于光明生活和清朗世道的向往,以及对于为此付出过生命的英雄人物的敬畏。待日上中天,井里的水汽渐渐地升腾起来,无风的正午水汽愈加蒸腾堆积,待到日头稍稍西斜,水汽凝厚的井口上方便被阳光照出淡淡的五彩霞光萦绕不散,在柔和的霞光里青树翠蔓,万紫千红道不尽的奇绝曼妙。霞光缭空,经日不散,故被誉为“仙井晴霞”。据说,张鹏翮曾观此景,又因为宦海沉浮多年,常有兼济天下之愿望而事与愿违者多矣,他孰知夏鲁奇所为壮烈,心向往之,于是慷慨赋诗:“精灵长傍落星池,散作霞光映日时。节与英名垂国史,魂应绝地享崇祠。松风夜静闻金马,仙井年深见古碑。若使当年身怕死,世间何处有男儿?”关于“仙霞井”,有人说其在今天的玉堂街,也有人说在老街“水井巷”。千年已去,这眼仙井早在历史的滚滚踪迹全无,“仙井晴霞”的美景自然已不复存。然而,关于夏鲁奇一家忠烈故事却依旧代代相传。夏鲁奇不仅位列十大最强战将之一,更与项羽、冉闵、杨再兴一同被评为“四大百人斩”。历史上,夏鲁奇经历了三大经典战役,在《新五代史》《旧五代史》等古籍中均有明确记载。幽州之战:912年(乾化二年),夏鲁奇随大将周德威进攻打幽州刘守光,与骁将单廷圭、元行钦对战。夏鲁奇以一挑二,却丝毫不落下风,打得难分难解,双方将士都看呆了,纷纷放下武器驻足观看。幽州平定后,夏鲁奇战功最多。英勇救主:915年(贞明元年),李存勖有一次率千余骑兵深入洹水(今洹河)去侦察敌情,结果中了后梁名将刘鄩的埋伏,被一万大军围困在魏县西南的葭芦中。危难之时,夏鲁奇随着大将王门关、乌德儿等人赶到,拼死力战,自午时一直战斗到申时,方才等到李存审的援军,将梁军击退。夏鲁奇持枪携剑,独自捍卫李存勖,并亲手斩杀百余人,自己也是伤痕遍体。从此,李存勖更加看重夏鲁奇,赐他姓名为李绍奇 ,后任命为磁州(今河北磁县)刺史。灭梁之战:923年(同光元年),李存勖称帝,是为后唐庄宗,并亲征后梁,进取大梁(今河南开封)。夏鲁奇随唐庄宗李存勖进取大梁,梁军一击即溃。在乱军之中,夏鲁奇认出了梁军猛将王彦章,便单马追赶,生擒后梁的一代名将人称“王铁枪”的王彦章。王铁枪可是后梁最后一条枪,不久后梁就灭了。夏鲁奇被任命为郑州防御使。夏鲁奇不但作战勇猛,还是一个文治高手。他为人忠义,精通管理之道,安抚民众有方,深受百姓爱戴。926年(同光四年),夏鲁奇升任河阳节度使,因治理地方有方,深得百姓爱戴。后来,夏鲁奇改镇许州(今河南许昌),并加封同平章事。孟州全城百姓不舍他离去,连续五日挡住车子去路,请求他留任。后来,明宗李嗣源令中使前往宣谕,夏鲁奇方才得以离任。929年(天成四年),夏鲁奇改任武信军节度使,镇守遂州(今四川遂宁),虽知即将面临激战,但仍然不忘修理城墙、练兵习武、发展生产,深受遂州军民爱戴。夏鲁奇是一代猛将,擅长用枪。在后世的戏曲、鼓词、评书、小说等艺术形式中,金枪老祖夏书棋的历史原型就是夏鲁奇。夏书棋人称神枪手,因不满朝廷腐朽,隐居山林,与金刀将杨会、飞锤将金良祖并称三老。他是高思继、杨衮的授业恩师,善使北霸六合枪,被尊为金枪老祖。

  2018年遂宁经济成绩单出炉GDP同比增长8.8%遂宁新闻网讯(李...

https://www.tu740.com/dianhuawaijiao/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