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文化 2019-02-28 08:0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国际文化 > 正文

帖木儿帝国被乌兹别克人揍成了莫卧儿帝国|文

  这是帖木儿帝国专题的最后一篇文章。沙哈鲁去世后,兀鲁伯无法掌控局势,兵败身死,虽然帖木儿的曾孙卜撒因一度收拾了局势,但他对伊斯兰教团的谄媚使中亚文化的开放时代一去不复返,而当卜撒因战死于收复西伊朗的战争之后,帖木儿帝国被乌兹别克汗国的昔班尼消灭,只有帖木儿六世孙巴布尔逃到阿富汗,最终建立了印度历史上最强大的莫卧儿帝国。

  1447年3月,沙哈鲁病逝。兀鲁伯得知父亲去世,悲痛不已,数月不理政务。

  他这边想着尽孝,可其他的家族成员却迅速开始了夺位行动。沙哈鲁另外的两个孙子,阿剌德·倒剌和巴八儿先后起兵,占据赫拉特,自立为王。兀鲁伯在长子阿卜杜·剌迪甫的协助下,率大军西征,几经混战,也没能完全收复西部领土,其地被巴八儿占据。

  西部的动乱尚未平息,兀鲁伯的根据地撒马尔罕又受到袭击。帖木儿第三子米兰沙的孙子卜撒因,在乌兹别克汗国的支持下围攻撒马尔罕,破坏了兀鲁伯最珍视的用中国瓷器装饰的“瓷厅”。兀鲁伯虽然回军将之击退,但帝国内部无论东西都已经混乱不堪。

  兀鲁伯能够击败家族其他成员,主要靠长子阿卜杜·剌迪甫的支持,按说,他应该正式立长子为继承人,以稳定政局。可他仍不能摆脱感情的羁绊,仍是宠信幼子阿卜杜·阿即思,对于长子的功勋不给予应有的奖赏,反而处处压制,甚至挑动长子的部下反对他。阿卜杜·剌迪甫终于忍无可忍,于1449年宣布与父亲决裂,起兵攻打兀鲁伯。

  父子二人的大军在1449年9月10日在撒马尔罕城郊区展开决战,兀鲁伯惨败于儿子之手。他想率残部退入撒马尔罕固守,岂料城中的伊斯兰教团却趁机夺了城防,闭门不纳。兀鲁伯和幼子阿卜杜·阿即思只能做了俘虏。

  阿卜杜·剌迪甫假意允许父亲退位到麦加朝圣,但暗中却和伊斯兰教团一起拟定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判处了父亲的死刑。

  1449年10月25日,兀鲁伯在前往麦加的路上,被追兵追上,十分屈辱的在一条小河边被斩下了首级。尸体被埋在哪里,都无人知晓。

  这位中亚历史上,乃至伊斯兰历史上最伟大的学者君王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享年五十五岁。他统治河中地区三十八年,而任帖木儿帝国的君主只有两年。

  兀鲁伯的死,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伊斯兰科学史的悲剧,他死后,整个伊斯兰世界的科学研究,尤其是天文学停滞不前。世界公认的最伟大的伊斯兰学家和东方学家巴托尔德便曾经说过:“在兀鲁伯死后,穆斯林的天文学,再没有什么进展”。

  兀鲁伯和中国的宋徽宗、李后主一样,如果不是生在帝王家,承担其原本不能承担的责任,他们必定一生都在自己真正倾心的领域中徜徉,幸福而满足。只可惜,他们被命运安排在了自己根本不能胜任的位置上,都最终走上凄惨的结局。

  阿卜杜·剌迪甫和伊斯兰教团合谋害死了父亲,虽然他的父亲对他不公,但这种公然弑父的行为毕竟是毁灭人伦的。而兀鲁伯的宽容仁慈为自己培养了很多忠心的臣下,这些人虽然没有能力帮助主公平定国家,但为主人复仇的能力还是有的。

  兀鲁伯遇害六个月后,1450年5月9日的傍晚,阿卜杜·剌迪甫从撒马尔罕城南的花园前往清真寺,走在半路,突然一支利箭从暗中射来。阿卜杜·剌迪甫中箭倒地,侍卫们还没等反应过来,一群黑衣人便蜂拥而出,把侍卫杀散,将阿卜杜·剌迪甫斩杀在当场。

  这些刺客都是忠于兀鲁伯的臣子们安排的,阿卜杜·剌迪甫一死,这些大臣便拥立一位名叫阿卜杜剌的宗王即位。这位宗王是兀鲁伯弟弟亦不剌金之子,和伯父一样,也是一位文弱仁慈的人。这些大臣们扶立他,是希望他能够和兀鲁伯一样成为一代仁君。

  可是,此时帖木儿帝国所需要的是如帖木儿、沙哈鲁这样的铁腕强者,哪里有仁君的立足之地?何况,阿卜杜·剌迪甫是受伊斯兰教团支持的,他的被杀是直接挑战了教团的权威。于是,教团的首脑们立即采取行动,邀请在乌兹别克汗国避难的卜撒因回国争位。

  卜撒因是帖木儿第三子米兰沙的孙子,在兀鲁伯和其他宗王争位之时曾围攻过撒马尔罕,但被兀鲁伯击败。如今受到伊斯兰教团的邀请,自然欣喜不禁,立即求得乌兹别克汗国可汗阿布勒海尔汗的支持,率军回国。

  阿卜杜剌和兀鲁伯一样,不善作战,对付卜撒因还可勉强,但哪里是乌兹别克汗国军的对手?1451年6月,阿卜杜剌在撒马尔罕城郊一战而败,死于乱军之中,卜撒因在伊斯兰教团的欢迎和乌兹别克军的簇拥下进入撒马尔罕,成为帖木儿帝国的统治者。

  为了酬谢乌兹别克军的帮忙,卜撒因任凭乌兹别克人在城中大肆抢掠,将撒马尔罕城折腾得满目疮痍。

  卜撒因是靠伊斯兰教团和乌兹别克人才登上大位的,他对于乌兹别克汗国的报答是任他们抢劫,并且自甘为臣属。而对于伊斯兰教团的报答,则是满足他们神权一统天下的愿望。

  他极为尊重伊斯兰教团的首领阿赫拉尔,对其言听计从,“绝对不违背他的教训和指示”。而阿赫拉尔是一个宗教狂热者,愚昧无知,敌视一切科学文化。兀鲁伯时代自由、宽松的氛围一去不返,学者们要么被杀,要么背井离乡。科学研究被视为邪恶,美丽的图画和音乐被视为堕落,一片万马齐喑,“中亚无论在经济还是文化方面都衰退了”。

  不过,卜撒因虽然不喜欢文化,但在军政两道倒有不凡的表现。他一心想要恢复曾祖父帖木儿时代帝国的疆域,坐稳位置后便南征北战。

  他先是于1457年收复了赫拉特,重新占领了西部领土。之后又于1466年征服了巴达克山(位于今日阿富汗东北部和塔吉克斯坦东部)。同时,他利用东察合台汗国内部的纷争,拉一派打一派,使之国内出现了决定性分裂,消除了其对自己的威胁。

  而在他不断收复故土的同时,乌兹别克汗国却遭到灭顶之灾。1453年,北元的汗位被卫拉特贵族也先篡夺,也先自号“大元天圣可汗”,一面准备南征明朝,一面派自己的长子斡失帖木儿西征。斡失帖木儿势如破竹,于1455年一举打垮了乌兹别克汗国,使之解体。这么一来,中亚便没有能压制卜撒因的力量了。

  于是,卜撒因开始大力西进,准备重新征服整个伊朗。而自帖木儿死后,伊朗西部便是由土库曼人的黑羊王朝控制,现在,另一支土库曼人部落白羊部落崛起。卜撒因于是和白羊部落结盟,一起打击黑羊王朝。

  此时的黑羊王朝已经日薄西山,被两路夹攻自然无法招架。1468年,白羊部落首领乌尊·哈桑彻底击败了黑羊军,黑羊王朝灭亡。乌尊·哈桑于是建立了白羊王朝。

  卜撒因原本想占领整个伊朗,如今见旧敌虽灭,领土却都落入了盟友的手中,便突然翻脸向白羊王朝发起进攻。白羊王朝气势正盛,乌尊·哈桑是杰出的统帅,卜撒因的进攻被很快击败,他本人也被俘虏,于1469年2月7日被杀,享年四十二岁,在位十四年。

  如同命中注定,帖木儿帝国总是会在君王死后发生动乱。而这一回,再没有类似沙哈鲁、卜撒因这样的人能够重新恢复统一了,帖木儿帝国彻底分裂。

  卜撒因的长子阿黑麻在父亲死后即位,但他所能控制的只是河中地区,以撒马尔罕、布哈拉两座城市为中心。四子乌马儿·舍黑控制费尔干纳地区。三子马黑麻占据希萨尔。七子乌鲁伯占据喀布尔。而西部以赫拉特为中心的东伊朗,则在帖木儿次子乌马儿·沙黑的曾孙忽辛·拜哈拉统治之下。

  卜撒因的子孙们几乎无可称道之处,不过是无休止的互相残杀征战。而统治东伊朗的忽辛·拜哈拉,倒是帖木儿后裔在此时的唯一一抹亮色。

  他用兵有方,治国有术,还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在赫拉特,他继承了沙哈鲁扶持学术艺术的方针,“呼罗珊,特别是赫拉特城,充满了学者和无与伦比的人物。每一个干事的人都打算和希望把事情做得尽善尽美。”

  乌兹别克汗国解体后,阿布勒海尔汗的孙子昔班尼死里逃生,以士兵的身份为东察合台汗国服务,逐渐磨练成一个可怕的人物,并最终在东察合台汗国的扶持下,召集乌兹别克旧部,迅速崛起为中亚一股新兴力量。1500年攻陷布哈拉城,接着又包围了撒马尔罕。

  卜撒因的长子阿黑麻统治到1494年7 月病逝。其三弟马黑麻接位,这是一位“暴虐腐化,至于疯狂的程度,时时刻刻饮酒贪杯,养着许多娈童”的统治者,在位不过五六个月便暴病而亡。他的次子伯升豁儿继位,这是一个文雅好学,擅长写诗的君主。

  可惜文雅和诗歌都不是能够守护国家的。他的三弟阿里和占据费尔干纳的乌马儿·舍黑之子巴布尔合兵向他进攻,伯升豁儿于1497年败死。阿里占据了撒马尔罕。

  阿里占据撒马尔罕不过三年,昔班尼的大军便把这座城市围了个水泄不通。阿里内无可用之兵,外无救援之军,无奈之下向昔班尼请求,在保留性命并给自己一块土地为封地的条件下投降。昔班尼答应了这个条件,但在阿里投降后,他背信弃义,仍然处死了阿里。

  撒马尔罕是帖木儿着意建设的首都,虽然他死后,这座城市一度失去过首都的地位,但始终是代表帖木儿帝国正统的。谁占据了这里,谁便是帖木儿帝国合法的统治者。而撒马尔罕的陷落,也标志着帖木儿帝国的灭亡。阿里击败哥哥夺得撒马尔罕,却不过是夺得了“亡国之君”的桂冠罢了。

  昔班尼占领撒马尔罕后,以此为都城,建立起乌兹别克汗国——昔班尼王朝。1503—1504 年,他先后占领希萨尔和包括昆都士在内的阿姆河南岸的大片土地,接着挥师北上,在历经10 个月的包围之后攻陷花剌子模的首府乌尔根奇。帖木儿的子孙在河中地区再无立足之地。

  1506 年,帖木儿家族在赫拉特的统治者忽辛·拜哈拉去世,他的两个儿子巴迪·匝曼和穆扎法·忽辛联合继承了王位。在兄弟相残已经是惯例的时代,兄弟共治可不会出现“其利断金”的好局面。

  昔班尼趁势进攻,1507年攻入呼罗珊,几乎是不战而胜地取得了赫拉特。是年5月,昔班尼进入赫拉特城。帖木儿帝国最后一块残留也被抹去了。

  至此,帖木儿帝国的故事可以结束了。但帖木儿家族的故事还有很长。卜撒因四子乌马儿·舍黑的儿子巴布尔,在失去费尔干纳的领地后,愈挫愈奋,与乌兹别克人争斗多年,还两次夺得撒马尔罕,虽然最终没能光复故国,但却南下征服了印度,并在印度建立了一个统治最为牢固,地域最为广大,国祚最为绵长的帝国。

  作者简介:班布尔汗,蒙古族,历史学者、作家,从事蒙元史、中国近代边疆史研究,著有《最后的可汗》《雄踞欧亚——蒙古四大汗国》《卫拉特三大汗国及其后人》《元朝之后的蒙古汗国》等著作。本文均节选自该书,欢迎购买:

https://www.tu740.com/guojiwenhua/1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