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际文化 2019-05-22 00: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国际文化 > 正文

三、武清河西务镇大龙庄

  今年初,台湾知名人士叶景成先生将珍藏的32尊佛首、佛像捐赠给武清。为实现佛首回归故里、身首合璧、再现法相之美的心愿,武清开展了佛首寻根活动,并邀请有关专家对佛首进行了鉴定。据了解,其中八尊石造佛头像,为明代(13681644)作品,在佛座像的铭文记载中,显现了与武清瀛西杨家将有关的信息。

  提起杨家将,人们不由得会想到,大宋年间,杨业祖孙三代,戍边卫国,满门英烈的故事。但是,很少有人想到,在宋亡元兴八十年后,雍阳瀛西(今武清河西务)古城,悄然兴起了一支杨家将的后裔,这就是以杨业十八世孙杨璟为首的瀛西杨家将。他们在瀛西杨氏始祖杨璟的带领下,追随明朝第一代皇帝朱元璋勇起义师,南征北战,为大明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并且世世代代保大明达280年之久。他们秉承“精忠报国”的精神,用血肉之躯续写了比宋代杨家将更加灿烂辉煌的历史篇章。杨家祖祖辈辈,以武功受土封爵,经多年繁衍族大支茂,财势俱隆,遂成为雍阳望族。且开创了“一门三侯伯”的盛况。其中杨洪昌平侯,杨能武强伯,杨信彰武伯。《明史》上赞曰:“洪父子兄弟皆佩将印,一门三侯伯。其时称名将者,推杨氏。”杨璟,曾在“靖难之役”的“灵璧大战”中为保护燕王朱棣,被腰斩而亡,后被称为“危身奉上”的楷模,追谥“璟国公”。尤其是明代中后期,边患连连,闻鼙鼓而思将帅的关键时刻,杨家大约有25名儿孙,在军中挂印供职,戍守边陲,血战沙场,死保大明,白金汉公爵皆有令人称道的建树。

  在这样的武将世家里,形成的这个战斗群体,群英荟萃,满门皆忠烈,碧血丹心照汗青。他们生前“危身奉上”,守边维稳,功勋卓著。尤其是杨洪父子侄孙,在边四十八载,亮剑漠北,“御兵严肃,士马精强,为一时边将冠”。他们死后,当朝皇帝嘉奖追封,人民怀念,建祠立庙,树碑雕像,是在情理中之举。据此,笔者根据多年研究“瀛西杨家将”历史的体会,对有关佛首寻根的信息源,有如下三点建议:

  一、河北赤城寨顶山,有“杨公祠”一座,是边民捐资修建的。祠内供奉着杨洪和诸儿孙的石雕像,比例略大于人。其中就有杨能、杨信、杨俊……据介绍,此庙毁于“十年浩劫”,全部雕像被砸,缺胳膊少腿,头颅被哄抢一空。前些年,盗卖文物猖獗时,有的已被从海关查获。现在,此庙尚存遗迹,所有雕像残件封存祠旁的厢房内。

  二、武清区杨村运河东,亦有“杨公祠”一座,是明宪宗朱见深下诏拨帑修建的。上溯历史,在明代宗景泰年间,曾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北京保卫战”。当时,边北战事频发,“土木之变”后,英宗朱祁镇被俘,北元瓦剌首领也先以挟天子的优势,妄想吞并大明,犯边越境包围了北京。时任兵部尚书的于谦,临危受命,在宣大总兵杨洪的策应下,爱尔兰结婚制度率领兵民誓死保卫北京,取得了辉煌胜利。天顺初年(1457),英宗复辟后滥杀功臣,先杀于谦,后杀杨俊,书写了一段万人唾骂的历史。成化二年(1466),于谦昭雪,杨俊平反,宪宗朱见深为表彰杨俊为国效忠的功绩,赐谥“忠愍”(危身奉上曰愍,多赐予被冤杀的大臣),下诏在今杨村为杨俊等修祠堂,名“杨公祠”,又叫“忠愍祠”。《大明杨氏日新更迭》中记曰:“成化上圣,平于愍公(即于谦)反,以杨能之功,以杨仁之请,平杨俊之反。并赐‘杨公祠’,立于县城之东南,运粮河以东,赐谥‘忠愍’复爵位。”清末,武清知县蔡寿臻写的《武清志括》寺观篇中记载:“杨公祠同上奉忠愍。”从以上的考证,均印证了杨村确有一座“杨公祠”。祠内前殿供奉着以杨俊为首的瀛西杨家将诸祖先的石雕像。此庙毁于何时,笔者未考证清楚。

  三、武清河西务镇大龙庄,有“杨璟庙”一座,在“侯爵府”的东南角,规模不大,但玲珑剔透。里面安放着杨璟的戎装雕像和汉白玉碑铭,碑上镌刻着杨璟戎马一生的业绩。据传也有他的子孙的雕像。此庙毁于1900年8月,八国联军的洗劫中。

  关于叶景成先生捐赠的佛首、像中,其中一尊的铭文内容为:“汝宁府真阳县真阳南岳社谢庄村住庄人,……正统四年九月吉日父杨能母田氏造像人冯金山刻呈。”铭文乍看与杨能的身世风马牛不相及,细考,此杨能就是彼杨能的可能性比较大,《明史》武将列传中对杨能有较详尽的记载。在《瀛西杨氏宗谱》卷二中这样说:“二世祖,讳,能,淋公之次子,字文敬,武强伯。妣蒋氏无出,续王氏生二女;过继子胜。宣府克昌,葬京师钓鱼台西,后迁至瀛西龙泉寺西。”其父杨清,杨璟之次子,字宗青,号仲淋,瀛西杨氏开基祖之一。其伯父杨洪,杨璟之长子,字宗道,号宣义,亦瀛西杨氏开基祖。此二人为使后代牢记祖辈的出生地,都曾留有对联一副,共同佐证了“龙封土武,吾生瀛西”的事实,也印证了他们少年时代是在瀛西度过的。杨仁、杨信等,从小在伯父杨洪身边长大,后又追随伯父戍边卫国。在“绝密沽水防御图上”有关于“杨府家宅”的标示,共计四处:一在武清河西务镇大龙庄;一在北京德胜门;一在河北宣化;一在河北开平。这四处“杨府家宅”的旁边,都有“屯卒五千”“屯卒七千”的字样,可见其防御等级之高。这四处家宅,究竟向我们隐瞒了什么呢,这对佛首寻根又会提供什么线索呢?笔者认为:倘若寻访者执意地追索下去,说不定会出现“四处寻访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况。

  至于“汝宁府真阳县”的铭文,是否与瀛西的杨能有关。据杨氏后人历代相传,杨洪守边时,曾出资派遣侄子杨能广游吴越大地,行走湖广汉中“考查”达七年之久,在汉中逗留期间,纳田氏为妾。因杨家家规甚严,除了妣氏、继氏以外,均不可入祠堂,亦不入谱。故在“瀛西杨氏宗谱”上,未有田氏其名。而在《大明杨氏日新更迭》中确有记载,列田氏为“妾,入另册”。

  身不离首,首不离身,身首两地,定有其因。身首合璧,必寻其根。咬定这一脉络,会有意外收获的。

https://www.tu740.com/guojiwenhua/1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