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域问题 2019-02-22 23: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海域问题 > 正文

历史故事——晋灵公不行君道

  晋灵公,姬姓,名夷皋,是晋文公的孙子,晋襄公之子。晋襄公继位后,将夷皋立为太子。晋襄公七年(鲁文公六年,前621年)八月十四日,晋襄公去世。当时太子夷皋年幼,晋国大臣由于晋国屡次发生祸难的缘故,想立一位年长的君主。

  赵盾(亦称赵孟、赵宣子)说:“立晋襄公的弟弟公子雍为君。他乐于行善而且年长,先君(晋文公)喜欢他,而且他与秦国亲近,秦国本是我们的友邦。立善良的人国家就会稳固,侍奉年长的人国家就会和顺,拥戴先君喜欢的人就是孝顺,结交旧日的友邦就会安定。具备这四项德行的人,祸难就必定可以缓和。”

  贾季说:“不如立公子雍的弟弟公子乐。公子乐的母亲辰嬴(一名怀嬴,秦穆公之女)受到两位国君(二君指晋怀公与晋文公,晋怀公是晋文公之侄。辰嬴原为晋怀公妃子,晋文公继位后将其纳为妃,生公子乐)的宠爱,立她的儿子,百姓必然安定。”赵盾说:“辰嬴低贱,地位在九位妃妾之下,她的儿子有什么威信!再说受到两位国君宠幸,这是。公子雍乐作为先君的儿子,不能投靠大国而出居僻小的陈国,这是孤立。母亲、儿子孤立,就没有威望;陈国弱小而且偏远,有事不能救援,怎么能安定呢?杜祁由于国君的缘故,让位给逼姞而使她在上;由于狄人的缘故,让位给季隗而自己居她之下,所以位次第四。先君因此喜欢她的儿子,让她的儿子在秦国做官,做到亚卿。秦国大而且近,有事足以救援;母亲具有道义,儿子受到喜欢,足以威临百姓。立公子雍,不也可以吗?”于是赵盾派先蔑、士会到秦国迎接公子雍。贾季也派人到陈国召回公子乐。赵盾派人在郫地杀害公子乐。同年九月,贾季因怨恨阳处父侵夺他的官职,知道他在晋国没有人援助,于是派续鞠居杀死阳处父。不久,赵盾废黜贾季的官位。十月,安葬晋襄公。十一月,贾季逃奔翟国。

  公元前620年四月,秦国国君秦康公(辰嬴的兄弟,公子雍的舅舅)送公子雍回晋国,说:“过去晋文公回国的时候没有卫士,所以有吕、郤(xì)发动的祸难。”于是就多给公子雍步兵卫士。夷皋的母亲穆嬴日夜抱着夷皋在朝廷上啼哭,说:“先君(晋襄公)有什么罪?他的合法继承人有什么罪?抛开嫡子不立,反而到外边去找国君,你们准备怎么安置这个孩子?”穆嬴出朝抱着夷皋到赵盾家,向赵盾叩头说:“先君曾经抱着这孩子而托付给您,说:‘太子如果成材,我将拜领您的赐予;如果不成材,我将怨恨您。’如今国君虽然去世,话音还在耳边,现在反而丢掉它,怎么办?”赵盾和大夫们都怕穆嬴,而且害怕威逼,于是背弃所迎接的公子雍,而再改立夷皋继位,是为晋灵公。

  晋灵公就知道变着法儿地胡闹。国家大事一股脑儿推给赵盾去办。而赵盾一心想恢复文公的霸业,对灵公的不成器,“恨铁不成钢”,那张脸看着老是阴天多晴天少。晋灵公又烦他,又怕他,巴不得赵盾离开朝堂,省得一天听他教训。只有笑面虎屠岸贾[gǔ]能叫他精神百倍。

  屠岸贾可把晋灵公琢磨透了,只要灵公有想法,他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他给爱玩儿的国君弄了所大花园,在里头种了好多桃花,这座花园就叫“桃园”。桃园里盖了一座高台,四面围着栏杆,一眼望去,全城的房子和街道全能瞧得见。晋灵公和屠岸贾这两个人老在这儿玩儿。有时候他们拿着弹弓打鸟,大伙儿比赛谁手快、眼快。有时候叫宫女们到台上来跳舞,大家伙儿喝喝酒、唱唱歌。就这么玩儿下去。园子外面的老百姓也有在外头凑着瞧热闹的。有那么一天,晋灵公瞧见园子外的人比园子里的鸟儿还多。他一时高兴起来,对屠岸贾说:“咱们老打鸟儿也腻了。今儿个换个新花样,用弹弓打人怎么样?比如说:打中眼睛,算是十分;打中耳朵,八分;打中脑袋,五分;打着身上,一分;打不着人的罚酒一杯。”屠岸贾当然赞成。他们俩人拿着弹弓,向墙外人堆里打去。果然有打出一个眼珠子的,有门牙给打下来的,有打肿耳朵的,也有打破腮帮子或是脑门子的,直打得老百姓乱叫乱跑,各自逃命。晋灵公一瞧,哈哈大笑。打人到底比打鸟开心。

  赵盾和士会知道了这件事。第二天就到宫里去见晋灵公。晋灵公还没出来,他们就瞧见两个宫女抬着一只竹筐子,筐子外头露着一只手。赵盾、士会过去一瞧,原来里头装着一堆大卸八块的尸首。赵盾问她们:“这是哪儿来的?”她们说:“这是厨子老二。主公因为他没把熊掌烧透,发了脾气。”赵盾对士会说:“他把人命当草芥一般看待,简直太不像话了。”士会说:“还是让我先去劝劝他吧。要是不听,您再来。”士会进去了。晋灵公一瞧见他,就说:“得了,请你别说了。从今以后,我改过就是了。”士会一瞧他这么痛快,反倒不好意思再费话了。

  没过几天,晋灵公坐着车又到桃园去了。赵盾赶快赶到桃园门口等着。一瞧见晋灵公过来,就跪在地下。晋灵公挺不痛快,说:“相国有事吗?”赵盾说:“主公玩儿,多少也得有个分寸,怎么能拿弹弓打人呐?厨子有小错儿也不能把他治死呀!主公这么干下去,一定要出乱子。我怕主公的命、晋国的命运都有危险。我宁可得罪主公,还是请主公回去吧!”晋灵公低着脑袋,眼睛瞧着鞋头,说:“你去吧!这回让我玩儿,下回听你的。行不行?”赵盾堵住了大门,一定要叫他回去。屠岸贾说:“相国劝主公原来是一片好意。不过主公既然到了这儿,您多少方便方便,有什么要紧的事,明儿再说吧!”赵盾没有办法,狠狠地向屠岸贾瞪了一眼,让他们进去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s://www.tu740.com/haiyuwenti/1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