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域问题 2019-02-22 23:4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海域问题 > 正文

美媒解析:中国三大武器可摧毁美国海军(图)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1月29日刊登《这就是中国在战场上摧毁美国海军的总体设想》一文,作者为美国国家利益中心高级研究员哈里·卡齐亚尼斯。

  文章称,中国军官上床睡觉时,心里最害怕什么?虽然付出了艰辛努力,虽然投入了大量财力,但没有一名中国水兵希望与美国海军交战。正如2014年底一位退了休的中国国防部官员说过的:“我最害怕在凌晨三点接到紧急电话说,我们跟你们海军开战了。”

  文章称,虽然这种说法无疑会让五角大楼官员心里美滋滋的,但只需给予适当的重视,害怕的心理就能帮助头脑找到应对复杂军事挑战的方法,即使这样的挑战曾一度显得那么不可战胜。

  举例来讲,在1995年至1996年期间,北京的“噩梦”几乎成为现实。他们的对手拥有超级军事实力,能部署大量尖端海军武器,能通过多种方式投射军力,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之匹敌,因此中国根本没有招架之力。中国担心美国航母战斗群有能力阻止北京向台北实施任何程度的军事打击。美国还一度发现,有明确证据证明中国甚至找不到美国航母的位置。那次危机显然影响了北京的想法,促使他们研制具有非对称优势的武器。

  文章称,假如战斗确实爆发了,中国会动用什么武器对付美国海军呢?有些武器比较容易了解,还有些武器不那么出名却可以重创美国海军。假如爆发,美国战略思想家真正担心的就是下面这些武器平台,而且此时此刻恐怕还难找到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首先是水雷,而且是海量水雷。人们可能不知道这样一个不太好的事实: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水雷。对于究竟有多少颗,不同的人给出不同的猜测数据,有人觉得北京掌握着8万到10万枚水雷。应该说,中国目前并不具备将所有这些水雷一次性投放出去的能力。但历史告诉我们,如果想造成巨大破坏,你不需要拥有什么高精尖水雷,也不需要拥有太多水雷。

  水雷是一种既古老又现代的水中兵器,而且是一种效费比极高的战术武器,水雷不仅在抗登陆、封锁作战、切断海上交通线、扼守海上要冲时可直接伤沉敌方舰船,而且还可在精神和心理上对敌人造成极大的压力和恐惧,使敌人不敢超越“雷池”,迫使敌方动用大量的兵力和物力从事反水雷斗争。

  境外观察家认为,中国海军将获得一种能遏阻强大之敌进犯的有效手段。外国媒体认为,中国水雷总库存大概有10万枚左右,从相对不太复杂但仍很危险的触发锚雷到使用复杂信号处理和目标发现系统的火箭助推水雷武器不等。

  据称,中国著名军事问题专家张召忠教授曾在中央电视台《海峡两岸》节目中公开表示,“玩封锁,日本玩不过中国,一封一个准,中国水雷世界第一”。中国的水雷战真的这么牛?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中国的水雷战能力。

  在最新出版的《中国海军评估报告》中,美国海军的海军情报办公室提供了一些有关中国水雷战的细节:据称,目前中国海军水雷库存拥有30多种触发、磁力、音响、水压和其他多感器(如音响或磁力感应器)水雷,其中一部分为遥控火箭上浮式机动水雷。

  据信,解放军海军潜艇部队列装了沉-1、沉-2、沉-3和沉-6式感应水雷,“适合在海港出入口的外部区域采用”;T-5式自航水雷,“适合在港口通道和港口周边采用”;苏联产的PMK-1式和中国自己发展的矛-5式火箭上浮式水雷,则“适合在海港外最远15公里的范围内使用”。

  但近年来,也采用大量的新型技术和更尖端的多感应水雷。例如中国的EM-53沉底感应水雷,可以通过声学编码进行部署,且通过遥控,水雷可以自动处于隋性状态以允许友方舰船安全通过有雷区,然后重新启动攻击敌方舰船和潜艇。

  据台湾媒体称,目前世界上所有不同技术和不同类型的水雷,中国大陆都能生产,这些水雷大部分由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供应,使中国水雷作战能力大幅提升。具有浅水特点的“沉-3”和“沉-6”感应水雷可用于陆港和海港防御。T-5机动水雷可部署到通往港口的海峡和航道的深水区。

  此外,中国很可能也拥有潜射机动水雷(SLMMs),中文称作“自导水雷”。这些类似于美国海军的Mk 67潜射机动水雷。它从鱼雷演变而来,可以沿着指定的方向航行规定的一段时间。当抵达预定目标后,鱼雷发动机关闭,武器沉到海底。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早在1981年就开始发展火箭上浮式水雷,并在1989年生产出第一枚原型。火箭上浮式水雷通常是固定的,当探测到过往船只时,它们就会像携带有效载荷的浮航鱼雷或者携带高爆弹头的火箭一样发射出去进行攻击,对敌方潜艇威胁甚大。

  《亚太防务》提到,“所谓‘定向火箭上浮式水雷’是一种具备精确控制、制导和主动攻击能力的高技术水雷……攻击速度可以达到最高80米秒”。例如,中国的EM52型水雷,就是由可操纵火箭推进的,有分析称,这种水雷的有效作战深度至少在200米。

  美国海军专家曾形容,“中国的水雷战是北京方面的一个重要筹码。”近年来,中国的水雷战演习广泛涉及空中、水面包括民用平台。中国海军认为,水雷布设成为加强中国潜艇战备训练的整体规划的一部分,在这些演习中,潜艇随水文条件和天气条件变化因地制宜,展开种类更多、更贴近实战的演习。

  中国如何应用水雷呢?据悉,中国东海和黄海海域平均水深不足200米,大部分海域内均适宜布放各型水雷,其威胁效果极大,由于靠近日本、台湾等地,因此西方媒体认为,中国若对日本实施秘密渗透性布雷封锁,将会彻底封堵住日本南下的经济和能力动脉

  而大规模水雷战,就算是世界第一反水雷能力的日本海上自卫队也要花很长时间来扫雷。美国军事专家曾撰文称,中国的水雷甚至与东风-21D同样致命,“中国的水雷库存不但丰富,极有可能还包含着一些世界上最为致命的水雷战系统。在水雷战技术与概念的发展上,中国处在了最前沿的位置。

  中国拥有世界最复杂的水雷战装备体系,各种老式和新式水雷应有尽有。尽管中国对此保持低调,但其拥有巨大数量的水雷这一事实确实不容忽视。水雷能在不同场合发挥其影响力,尤其是在某次中,它们能对美国海军或者其它盟国军队形成巨大威胁

  世界上,中国应用水雷进行战术战役作战具备有一些西方国家没有的特殊天赋,水雷战不仅成为中国针对美国海上力量的重要防御武器之一,也是中国遏制和威慑日本的主要手段。中国的水雷战很可能将以一种非对称的形式让西方惊呆,其中之一就是对海上民兵战术的恰当应用。

  今年3月31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曾发表题为《认识一下发动“海上人民战争”的中国海上民兵队伍》的文章称,文章就曾提到中国可以借助海上民兵来实施水雷战的构想,文章称:“跟越南一样,中国是拥有海上民兵的少数国家之一。

  这些队伍通常由渔船组成,担负各种任务,从救援搁浅渔船到登岛宣示主权等。组建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中国海上民兵队伍来自于全世界最大的渔船队。近年来,它的先进性和重要性得到提升,负责执行从供应建筑材料到搜集情报的各种任务。

  最先进的队伍甚至正在开展培训,以便必要时在“海上人民战争”中以水雷和防空导弹对抗外国舰船”。实际上,一旦中国借助海上民兵来进行水雷战,这将让日美联军极难防范,甄别几十万艘渔船中谁有水雷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其次是导弹,而且是海量导弹。虽然射程和威力很重要,但真正构成威胁的是瞄准美国海军的导弹数量。就连世界最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恐怕也无力应付。这个挑战很难对付。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发射海量导弹——不管是巡航导弹还是弹道导弹,不管是陆基、海基还是空基导弹,其目标就是要超越美国海军反导系统的应对能力。即使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现有舰载的数量依然是固定的,可以被轻易了解到——也能被轻易击垮,这是个简单的数学问题。

  在9·3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东风-26和东风-21D两款反舰弹道导弹的正式亮相给观众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相比超音速反舰导弹、巡航导弹,用弹道导弹攻击水面舰艇杀伤力更大,尤其是对于大型水面舰艇而言,很有可能被“一发击沉”。图为东风-26弹道导弹(鸣谢:鼎盛军事 龙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巡航导弹还未成熟,反击航空母舰的技术手段并不多见。那个时期,苏联面临的紧迫课题是如何克制具有单边优势的美国海军。1960年,全苏导弹火箭及航空系统会议上,苏联海军提出了的以导弹反击美国航母优势的技术要求。时任第52特种设计局(OKB-52)总设计师切洛梅首次在会议上提出来,研制一种能够击中海上机动目标的弹道导弹,全系统研制代号是“R-27”。

  在赫鲁晓夫的推动下,R-27反舰弹道导弹方案于1962年4月通过了苏联部长会议国防委员会的审核。苏联海军总司令部最终于1964年将UR-200项目列入1966年开始的五年海军装备发展计划,切洛梅领导的OKB-52设计局为主要研制单位,负责研制导弹和与之配套的“神话”海洋侦察卫星。

  1962年时,苏共中央和苏联部长会议决定研制发射4K10(R-27)液体弹道导弹的D-5潜射系统,之后切洛梅认为这种导弹很适合改进为反舰弹道导弹,无需全新研制一个单独型号的弹道导弹。新导弹被命名为4K18(R-27K)反舰弹道导弹,北约代号SS-NX-13。

  R-27K导弹使用威力较强的核装药战斗部,发射重量13.25吨,长9米,直径1.5米,最大射程900公里。1970年新型反舰导弹开始试验,在卡普斯京亚尔训练场进行了20次试射,其中16次成功。从1972年12月起改由605型(629A改进型)K-102号柴电潜艇试射,11次发射10次成功,最后一次是在1975年,导弹准确命中了目标船只。

  导弹从潜艇发射后,先按预定弹道式飞行,30秒后导弹第二级开始工作,当导弹上升到300公里高的弹道顶点时,导弹的战斗部开始调整姿态,打开雷达,目标搜索和跟踪系统开始工作,弹上雷达系统可捕获偏离预定弹着点65公里半径内的大型海上舰船目标,捕获目标后,导弹弹体重新取向,根据目标的实际位置用控制小火箭修正飞行弹道(持续8秒钟),修正两次。此时再入体与弹体分离,携带核弹的战斗部以修正后的弹道直接飞向瞄准点。然后命中目标。

  俄专家指出,苏军并没有装备R-27K反舰弹道导弹,最终放弃了这种独一无二的武器,原因有很多,主要可能有两个。一是原计划装配R-27K弹道导弹的667V型核潜艇,在外形上与667A、667AU核潜艇没有任何区别。而根据美苏1972年签署的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这些潜艇都在受限之列,苏联被迫“忍痛割爱”;二是人为因素,苏联海军司令部意识到一旦装备R-27K导弹,实际上等于否决了打造远洋舰队的庞大计划,因为如果使用潜艇发射弹道导弹就能消灭敌方航母编队的话,那还要远洋舰队干什么。性能更加优越的R-33反舰弹道导弹D-13发射系统的研制工作也随即终止。(部分文字鸣谢 科罗廖夫的军事客厅微信公众号)

  最后,美国海军有能力“蒙着眼睛”打仗吗?这个话题(所谓中国可能动用反卫星武器打击美国军事设施)之所以获得极大关注,应该感谢美国媒体的大力宣传。这种战法显然不会仅仅影响到美国海军。但可以想像一下中国真的朝天空发射导弹,打击并摧毁了美国在轨卫星。如果没有全球定位系统之类的现代化系统提供向导,美国能发动有效反击吗?

  美国对中国的反导反卫星武器十分在意,随着中国近些年来反导反卫星武器的试验次数增多,美国媒体纷纷关注,并宣扬中国多次进行反导反卫星武器武器试验制造了轨道碎片,危害了宇宙环境。但实际上,美国自己也对中国的的反导反卫星武器试验进行了侦察

  实际上从2005年到2015年这10年时间,中国进行的大大小小十余次反导反卫星武器试验,只有在2007年7月的一次拦截试验中造成了轨道碎片。而相对于产生轨道碎片来说,反导反卫星武器武器的现实意义更为重要。在1990年,德国发射一颗观察卫星“伦琴”,该在1999年退役。

  在2011年北京时间10月23日,该卫星在孟加拉湾上空坠入大气层。而在2012年,德国权威杂志《明镜周刊》网络版报道称,据德国航天中心透露,这颗卫星坠落地面,造成了约30个燃烧未尽的零部件,重量约1.7吨。而欧洲航天局(ESA)负责人当时表示,北京在该卫星的“坠落圈内”。

  经过计算,如果卫星穿越大气层的时间晚7到10分钟,就很有可能坠落在北京。由于受到加速度的影响,卫星和陨石这种“天外来客”一旦坠落到地面,会带来和本体重量成次方级增长的能量爆发。而北京多亏这7至10分钟,才幸免于难。而如果没有这么幸运,这些重达1.7吨的残骸砸向人口稠密的首都北京,可能将带来严重的后果。

  而正是在这种情况,反导反卫星武器也会显得非常重要。首先,反导反卫星武器可以在轨道上摧毁卫星,这摧毁卫星不光是让卫星不能继续工作,最重要的是可以摧毁卫星或者改变卫星的行进路线,避免卫星坠地造成伤害或减小卫星坠地带来的伤害。

  2011年至2015年,中国在境内进行了数次陆基反导反卫星技术试验。专家解析中国最新反导技术或类似美新型“萨德”。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显示中国已初步掌握了反弹道导弹技术。一些西方媒体甚至夸大其词认为,中国已经成为继美国、俄罗斯、以色列之后第四个具备中段反导拦截能力的国家。

  那么中国为什么要花巨资发展反导技术呢?中段反导拦截技术到底给中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了什么?中国的中段反导是否已经具备实战能力呢?现在,让我们来共同探讨关于中国中段反导技术的深层次问题。

  一些外国媒体认为,中国在2013年进行的陆基中段反导拦截试验应该包括以下四个机构和设施群来协同完成:1、鼎新双城子空军基地,用于发射东风-16或东风-25靶弹。2、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若羌县米兰地区的拦截弹发射场,用于发射动能-1陆基中段反导拦截弹。

  图片是中国军方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地区的反导远程预警雷达,用于对靶弹进行跟踪和目标指示。该雷达和中国秘密发射的导弹预警卫星编队。他们共同构成了中国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的主要框架。

  2013年2月2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主席习冒着严寒,来到戈壁深处的空军某基地,看望慰问部队官兵和科技人员。而这个基地就是大名鼎鼎的鼎新双城子空军基地,一些外国媒体认为这次慰问部队很可能是为反导试验成功而来。

  图片为美国民用遥感卫星拍摄的中国反导预警雷达。该雷达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尔勒地区,主要用于对靶弹进行跟踪和目标指示,未来可用于对印度远程导弹进行导弹早期预警。

  远程预警雷达是反导系统的眼睛之一,没有它反导是无从谈起的,外国媒体认为中国在吉林、云南和广东已经建立了一些新的大型预警雷达系统。

  图为美军的超地平线雷达系统,外国媒体认为中国在90年代后期在中国的浙江、福建和广东沿海建造了四个这种雷达。

  图为中国的超地平线雷达的最大搜索距离,整个第二岛链和东北亚和东南亚都在其覆盖之下。

  图为典型的一次美国中段反导系统试验。靶弹从美国本土发射,由在太平洋的美军反导预警雷达发现并跟踪,拦截弹最终在太平洋上空对其进行拦截,中国的反导系统与之类似,但拦截的目标性能要低于美军的靶弹。

  中国的反导技术应当优先解决战术反导问题,而不是战略反导问题。战术反导与战略反导有很大不同,前者是基于国土安全的考虑,后者则涉及复杂的大国核战略问题,中国发展中段反导技术主要是基于保护国土安全,并不涉及核战略平衡问题,不会破坏中、美、俄三国之间的核平衡

  在中美两国之间,中国是核小国,美国是核超级大国,以目前的技术水平,中国无法靠防御性战略武器抵消美国的第一次核打击,只能靠生存力强的核武器(如海基SLBM导弹或陆基机动ICBM导弹)实行第二次核打击来维持“简单核平衡”,也就是说,中国在中美之间的核平衡中处于“守势”。

  中国发展中段反导技术将提高自身实施地缘政治策略的灵活性,有效压缩对手的政治回旋空间。

  文章称,虽然美国同样具备类似的能力,但这个问题引出了一个有趣的紧张关系升级模式:假如紧张关系不断升级,比如爆发,假如打击敌国的在轨卫星就能获得决定性优势,那么随后会出现什么情况?爆发冲突的风险上升到何种程度会让人觉得可以发动进攻了?中国或者美国的临界点在哪里?敌国遭到毁灭性打击后会作何反应?不要忘了,中美都有核武器。

  文章称,尽管华盛顿及其盟友与北京之间存在许多可能引发冲突的压力点,但实际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至少就目前而言是这样。但是假如中国继续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施压,假如中方觉得台湾问题必须解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政策规划师和安全专家就更有必要讨论北京的军备问题了。

https://www.tu740.com/haiyuwenti/1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