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域问题 2019-04-20 07:3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海域问题 > 正文

他在家可以照顾好奶奶

  “那么多战友走了,我还苟活了这么久!”73年过去了,每次想起在战斗中牺牲的战友,90岁的抗战老兵顾良臣都会泪流满面。顾良臣现居安宁,由3名子女一人一月轮流照顾。在采访中,记者巧遇专从西宁赶来照顾老人的大女儿顾新兰。顾新兰说:“我父亲现在行动不便了,每天呆在家里看报纸、电视,每次在电视上看到抗战的片子,想起以前的遭遇,就掉眼泪。”

  1926年,身为冯玉祥军队的一名士兵,顾良臣的父亲参加北伐战争,不料被坦克碾压死亡。那一年,顾良臣2岁。

  “听到父亲牺牲的消息,母亲伤心过度不久也去世了,我们兄弟三个只好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父母的过早离世,让年幼的顾良臣看到战争带给人的绝望。

  顾良臣的大哥在安徽怀远当地的保安团负责维持治安。1939年,村庄来了一支军队,自称是“专打鬼子的穷人队伍”。听闻可以打鬼子,村子里有5人当即报名参加,奔赴河南抗击日寇,顾良臣的二哥在其中。

  那一年,顾良臣15岁。未曾亲历过烽火狼烟战场,却心疼二哥,决定自己代替二哥加入打鬼子的队伍。

  “我跟二哥商量,我去参军,他在家可以照顾好奶奶。我还找了二哥部队上的领导,跟领导说明情况,直到1940年部队领导才同意。”刚参军的顾良臣只知道他加入的只是“专打鬼子的穷人队伍”,后来才知道是新四军第4师10旅29团3营9连,师长是彭雪枫。运输机

  1941年,顾良臣所属部队从安徽转移,经过一夜急行军,第二天一大早来到了苏皖交界。

  “为了先让旅部团部通过鬼子的封锁线,我们一个营留下来做掩护,跟鬼子打上了。等到我们也快冲过封锁线辆大卡车,增援了很多人,而且飞机和大炮配合着向我们开火。”那时候,顾良臣和战友只有为数不多的和子弹。

  “双方激战到中午,我们听见枪声越来越少了。我和战友趴在坟墓后面作掩护,听见鬼子在对面叫喊着,我们不敢出声。我们3个人觉得决不能被鬼子逮住,于是,我让他俩先跑我断后。一个战友刚起身跑,没跑多远,孙膑‘啪’的一声被鬼子打死了。另一个也是刚跑,中弹牺牲了。最后我也站起来跑,跑着跑着感觉大腿特别疼,用手一摸,发现大腿上全是血,一看,左脚上也有血,才知道腿被鬼子的枪榴弹打中了。我没有力气继续跑了,只好趴在地上装死。”顾良臣抹着眼泪哽咽着说——“我记得躺了一会儿,就听不见枪声了。鬼子跑过来清理战场,用卡车把鬼子的尸体都拉走了。路过我的时候,在头上踢了两脚,我忍着疼痛一动不动,听见鬼子用日语说‘死了’。”顾良臣指着被鬼子踢过的头顶,愤怒地讲述着。

  鬼子走后,当地的老百姓跑到战场上挑拣物品:“有人把我翻过来,准备解我的背包,看到我还活着,就说‘这还有活咧’”。

  “老百姓问我家在哪里,我说在安徽,现在受伤了也回不去。他们就说不敢让我藏在他们家里,鬼子会搜的,就给了我一根棍子,让我藏在油菜花地里。”顾良臣说,夜幕降临,成功通过封锁线的队伍派遣士兵安葬交战中牺牲的战士,老百姓才告诉他们,我在油菜花地里。

  “那时候我才知道,营长也壮烈牺牲了,我是这场战斗中唯一的幸存者,我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尽管时隔久远,忆起昔日的惨烈经历,还是让顾良臣感到胆寒不已。

  这场交战后,由于是三等甲级负伤,顾良臣没办法继续跟着大部队行进,就留在当地做了脾脏切除手术,住院休息了几天后,开始在江苏战场上攻打日寇的炮楼和据点。

  抗战胜利,顾良臣被组织派往大连,学开摩托车、汽车和坦克。1947年毕业后,受贺龙指派,顾良臣作为汽车排排长,和其他战友开着10辆汽车来到了兰州。来兰后,领导安排顾良臣给彭德怀开车:“一听给彭总开车,心里就害怕,我说我不开,害怕给领导开不好。领导却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就开上了”。

  对于彭德怀,顾良臣回忆说:“有一次,我说‘首长,你穿的鞋旧了,应该换一双’。彭德怀气愤地说,‘你这思想不对!那时候大家过雪山,穿的都是草鞋,现在生活已经很好了,都有布鞋穿了’。”

  “吃饭的时候彭总只要两个小菜,有时候新鲜的黄瓜上市了,厨师去买他都不让去,说太贵了。彭总的吃穿用都与我们老百姓一样。”在顾良臣的眼中,彭德怀是一位体恤下属、生活艰苦朴素,但对工作十分严谨的好领导。

  新中国成立后,顾良臣随彭德怀进京,在机耕学校学习。1951年毕业回到兰州,在西北军区给后勤部副部长夏耀堂开车。

  1952年至1954年,不识字的顾良臣在十里店速成班学习。随后转业,先后在甘肃五金公司等国企任职,直至上世纪80年代离休。

  如今,顾良臣不想谈晚年待遇多少的事情,觉得“自己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已经不容易了,钱多钱少都不重要”。但他有一个遗憾就是“每年清明节想给父亲烧张纸,却连坟墓都找不到”。

  原来,当年在北伐战争中牺牲后,顾良臣的父亲被葬在北京南苑地区,但之后墓没了。2009年,顾良臣专门去北京南苑找,没找见,军用背囊曾经埋葬父亲的地方如今是一片空地。

  为了掩护大部队通过日寇封锁线,顾良臣所属部队与日军在苏皖交界激战。最终,一个营只有他一人幸免于难。

  不识字的顾良臣在十里店速成班学习。随后转业,先后在甘肃五金公司等国企任职,直至上世纪80年代离休。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https://www.tu740.com/haiyuwenti/1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