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海域问题 2019-04-20 07:3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海域问题 > 正文

曾经说到当时的白狄主要居住在雍州

  从而结束了当时晋国面临的一场军事政治危机。在悼公周围聚集了包括魏绛在内的一批有丰富统治经验和政治远见的大臣不数年晋国复强。被楚胁迫而同楚结盟的郑、许、陈等国先后叛楚服晋。悼公的改革也在晋国国内和相邻的少数民族中博得了声望。公元前“陆终娶鬼方氏之妹”。是无终同北狄早已存在婚姻关系,至战国,无终同北狄族的民燕融合又有所发展,所以《逸周书》又称无终为“代狄”)

  和戎有五利焉:戎狄荐居,贵货易土,土可贾焉,一也;边鄙不耸,民狎其野,穑人成功,二也;戎狄事晋,四邻振动,诸侯威怀,三也;以德绥戎,师徒不勤,甲兵不顿,四也;鉴于后羿,而用德度,远至迩安,五也。临时测试范围

  可见,魏绛劝悼公实行和戎政策,主要是为了使晋国在同楚国争夺霸主地位时,能更多地争取与国和免除后顾之忧,是立足于夺取和保持晋国的霸主地位这个要害问题之上的。其要点为:停止对戎狄的武装侵害和掠夺,代之以和平的以货易土的方法兼并戎狄的土地;利用戎狄丰富的人力物力资源进行争霸战争。和戎政策是晋楚争霸的形势发展所要求的,也是切实可行的。史载悼公听了魏绛的劝说和和建议之后很高兴,立即命他答应嘉父的请求,在晋国全面推行和戎政策。

  和戎政策在晋国推行的具体过程,由于史书阙载,我们不得其详。但这种政策在晋国无疑得到了贯彻和执行。公元前562年,即和戎政策推行八年之后,晋悼公把伐郑所获乐器之半赐给魏绛,以酬谢他首倡和戎政策之功。悼公十分兴奋地对魏绛说:“子教寡人和诸戎狄,郑叁生以正诸华。八年之中,九合诸侯,如乐之和,无所不谐。”又说:“微子,寡人无以待戎,不能济河(杜预《集解》:渡河,南服郑)。”可见,和戎政策的推行是达到了原来预期的目的的。历史上所传颂的晋悼公复霸,主要是他实行了和戎政策,绝对高度取得了国内戎狄等少数民族在人力物力上的支持。这在当时是很明显的。

  晋悼公推行比较宽容的民族政策,不仅使晋国重新赢得了它在中原华夏国家中的霸权,而且还直接间接地促成了白狄诸氏族部落向华北大平原的迁徒。

  我们知道,至迟在春秋早期,白狄的一部分就居住在今山西省西北部的交城、石楼、蒲县以北地区了。公元前579年,这部分白狄还曾进攻过晋国的交刚。但是自和戎政策推行以后,这部分白狄从上述地区消失了,春秋及以后的文献再也没有记载上述地区有狄或白狄的活动,它们显然是迁徙了。晋国和戎政策中首要的一条是用金钱和货物交换狄人的土地。这部分白狄的土地显然是被晋国统治阶级以欺骗手段买去了,从而和平地将这部分白狄驱逐走了。这是和戎政策引起的晋西北白狄的迁徙。

  前面已经说过,在公元前578年,晋吕相致秦恒公的《绝秦书》中,曾经说到当时的白狄主要居住在雍州,《绝秦书》有“白狄与君(秦桓公)同州”等语。但自悼公推行和戎政策以后,所有的先秦文献再也没有雍州有白狄的记载。它们像上述晋西北的白狄部落一样,也永远在雍州地区消失了,它们也显然是迁徙了。

  这些从晋西北、陕北消失了的白狄迁到到哪里去了?直接回答这个问题的材料是没有的,但我们可以从晋国推行和戎政策以后白狄活动地区的变化上看出来。《春秋·襄公十八年》(公元前555年)载:“白狄始来。”杜预《集解》:“白狄,狄之别种,未尝与鲁接,故曰始。”这是先秦典籍中太行山以东出现白狄的最早记载。此后不久,白狄所属诸氏族部落的名字及分布地,开始频繁地显现于史乘。其分布及活动中心集中于今山西省东北部的盂县以东至河北省石家庄市周围之地。显然是白狄由晋西北和陕北迁到了这些地方。

  如果说与晋国统治中心密迩的晋西北的白狄的迁徙是晋国以货易土的结果,那么居于晋国之外的陕北白狄为何要离开它们世世代代居住的雍州?它的迁徒同与它为邻的秦国的政策有无关系?晋国为何同意或默认它们迁入自己的领土(赤狄灭亡后,燕国以南卫国以北地区为晋国领土)?这些问题由于于缺乏直接佐证的材料,已无法完全弄清楚了。但在各诸侯国特别是各大诸侯国激烈争夺的春秋时期,民族的迁徙显然牵涉着各相邻国家的直接利害关系,因此它的发生决不是孤立的偶然的事件。为了帮助我们对陕北白狄东迁的历史内幕作出某些推断,我们可以看一下《春秋左传》记载较详的允姓之戎的迁徒。在春秋中叶以前,允姓之戎居住于瓜州(今甘肃省敦煌地区),由于秦国统治阶级“负恃其众,贪于土地”,对它进行了残酷的剿逐,允姓之戎无法在原地生活下去。秦晋韩原之战以后,晋惠公为了利用对秦国有刻骨仇恨的允姓之戎阻挡秦国势力的东下,诱使它迁徙到晋国的“南鄙之田”(今陕西省华县至河南省三门峡以南洛水以北之地)。王东保“南鄙之田”是“狐狸所居豺狼所嗥”的不毛之地,但由于它正当秦国东下的大道上,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公元前627年,允姓之戎曾同晋国一起全歼秦军于崤山,自此以后,“晋之百役”,允姓之戎都能“相继于时,以从执政”,成为晋国遏制秦国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白狄从雍州向晋国东北边疆的迁徙,是否像允姓之戎那样,受到了秦国的迫逐?它是在晋国和戎政策影响下迁徙的还是晋国诱使它迁徙的?这些问题从史籍上是找不到明确答案的。但从晋国和戎政策的主要目的是企图利用戎狄的人力物力以称霸中原以及允姓之戎迁徙的成例来看,雍州白狄的东迁很有可能是它既受到秦国的迫逐又受到晋国和戎政策的利诱而造成的。

https://www.tu740.com/haiyuwenti/1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