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亚洲城官网 2019-02-22 06: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亚洲城官网 > 正文

第二章--军事--人民网

  初识张茜,陈毅即一见钟情,托服务团副团长谢云晖探听张茜口风。谢回禀说:有人追求她,情况不太妙。陈毅豪爽地表示:君子敢于夺人所爱。

  广袤的苏北平原。一条公路上,的一辆军用吉普在开进。车上一前一后坐着第一绥靖区中将司令李默庵、少将参谋长罗觉元。

  罗觉元:司令官,我好像有种预感,钟雄飞不一定顶得住。

  李默庵:他这个团在缅甸打得不错,装备精良的日本人都顶住了,还能顶不住小米加步枪的。

  罗觉元:论军力,钟雄飞这个团又增加了一个山炮营,坚守宣家堡没问题。但是,苏北赤化甚深,宣家堡又是新四军老根据地,老百姓给他们送情报,送给养,而我军深入匪区,处处受制肘,难免陷于盲目作战的境地。我估计钟雄飞恐怕凶多吉少。

  一阵摩托车声自远而近,驰至吉普车旁停下。参谋向李、罗报告:司令官,参谋长,泰州急电。

  罗觉元接过电报,看后说:果然不出司令官所料,粟裕这次两边同时出手。泰州城垣已失,团部退守庆云寺请求支援。

  李默庵摆摆手:停车。他从罗觉元手中接过电报,边看边紧皱眉头沉思。

  罗觉元:粟裕用兵一向以多打少。我在泰州、宣家堡有两个多团的兵力。粟裕要下手,至少得动用五、六个团。因此,我判断共军主力目前集中在泰州、宣家堡附近。即使宣家堡失守,他也一时来不及撤走。

  李默庵:好,参谋长言之有理。我的判断和你一样,粟裕一定把他的两万多主力,集中在泰州、宣家堡一线。他们只有两条腿,而我们有4个轮子。马上电令李天霞,要他率八十三师主力急速东进;电令王铁汉,要他亲率主力星夜西进,乘共军主力不在之机攻占黄桥;电令六十五师李振师长,火速北渡,会同驻守靖江的九十九旅,增援泰兴,进攻黄桥。

  罗觉元:司令官决策英明。我三路大军同时出动,包围共军。这一铁拳砸下去,看你粟裕往哪里逃?!

  长江岸边。滚滚长江,浩荡东去。一只大渡船上,坐满全副武装的军。船头伫立着一位佩戴少将军衔的军官——整编六十五师一八七旅旅长梁采林——他将成为华中野战军的俘虏,此刻他身肩重任前往支援被打败的友军。

  中将师长张灵甫。他对坐在一旁的少将参谋长魏振钺说:国军几路大军分头并

  进,布下天罗地网,陈毅、粟裕纵有三头六臂,看他们往哪里逃?说毕,得

  魏振钺点头奉迎:师座,即使没有其他部队,光我们七十四师,也能让陈

  粟裕和参谋长刘先胜、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围站在一幅大作战地图前,边看边思考。

  作战科长严振衡匆匆走进作战室,说:报告首长,四中队(为保密,当时机要室通称四中队)已截获敌人无线电通讯,李默庵正命令四十九师从南通出发星夜疾进,向我进犯;命令八十三师从泰州方向出发;命令六十五师迅速渡江北犯,敌人三路大军正向我军包抄。另外截获破译电报,敌七十四师已突破淮南,也向我苏中方向进犯。

  粟裕边听汇报,边用手指着地图上敌人的位置。听完汇报,他沉思片刻,诙谐地说:敌人的胃口很大呀!三路大军,不,加上七十四师,是四路大军,同时向我华中进攻。他们来势汹汹,是要把我们一口吃掉。至少,是要把我们赶到长江里去喂鱼。

  刘先胜:是啊,形势很严重。敌人几路大军加起来,是4个整编师,至少10万人马,大都是美械、半美械装备。

  钟期光:我们在宣家堡、泰州打了胜仗,搞掉了他们三千多人,他们不甘

  心哪!他们要报复哪!黑云压城城欲摧啊!粟司令早料到他们会来这一手的。

  粟裕:我早就说过,打宣、泰,是初战,是我们的一种试探,目的是打敌

  粟裕:敌人判断我军主力尚在宣家堡、泰兴,所以急调六十五师和靖江的

  钟期光:刘参谋长言之有理。但是,一师、六师都是新四军老部队,是铁

  粟裕:好,就这么定。兵贵神速,刘参谋长,你立即下达命令。同时,命

  进如皋。我们争取在该敌运动之中包围其一部,予以全歼。他又面向钟期光,

  粟裕面向陈丕显(苏中军区政委兼苏中区支前司令部政委)说:仗越打越

  陈丕显说:请粟司令放心。老区人民觉悟高,为了保卫抗战和土改的胜利

  果实,群众支前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如皋已派出民工1万多人,担架3500副。

  泰兴春明乡一个乡就派出民工500人,担架86副。有个乡妇女主任,她一个人

  就带了100多名妇女、担架20多副。我们还组织一分区筹集粮食360多万石,

  青壮年2万多人参军,有一二千人上升到主力部队。九分区参军的也多达8400

  粟裕高兴地站起来说:抗日战争以来,我们新四军跟老区人民一直血肉相

  徐州机场。一架军飞机在机场徐徐降落。舱门打开,身穿一级上将戎装的参谋总长陈诚走下舷梯。

  陈诚与薛岳握手,说:薛主任,你们对陈毅盯得很紧、动手很快呀!

  薛岳满面春风,得意洋洋,自信地说:陈毅手里不足6万人马,我们用5个整编师、12个旅,分三路包围他,看他往哪里逃?

  陈诚:委座特地派我来徐州督战,他一再要求两个月歼灭苏北,五个月解决整个华东,活捉陈毅。薛主任,希望你立头功。

  薛岳:那还不是您陈总长统揽全局,又亲临前线、指挥有方呀!

  陈毅:最新密息:陈诚已到徐州坐镇,亲自督战。这次敌人5个整编师12个旅,分三路向我淮北根据地进攻,来势很猛,胃口很大呀!

  宋时轮:敌人分为左、中、右三路,军长决定以少数兵力牵制中路和右路,集中主力打比较弱的左路,这个方案好!

  陈毅: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我们对中路、右路之敌也要密切注意它们的动向。

  大路旁,树荫下。一参谋策马飞奔而至,直趋陈毅,说:报告军长,据最新情报,敌中路之九十二旅进抵朝阳集后,六十旅没有随后跟进,反而向左路靠近。

  陈毅一拍地图,果断地说:要得!敌九十二旅和六十旅已经拉开了距离,变得孤立突出了。战机难得,干!打它个措手不及。

  宋时轮对参谋说:马上命令二纵、九纵和第七师,以最快速度向朝阳集开进,包围和歼灭敌九十二旅。

  朝阳集镇。山东野战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集镇,连续不断进行猛烈攻击,敌人纷纷被击毙、击伤,有的被迫举手缴械投降。

  陈毅、宋时轮在一处民舍内指挥战斗。室内几部电话机铃声此起彼伏,响个不停。参谋们在不住地接电话、打电话。

  一参谋:报告军长,司令员报告,朝阳集已解决战斗,敌人被我全歼,无一漏网。

  陈毅:告诉韦司令,请他立即清查战果,妥善处理的伤病员。我们是革命的人道主义者嘛,对负伤的敌人,只要他放下武器,叫卫生员给他们包扎伤口。打死的要妥善掩埋。我们不仅是胜利之师,还是仁义之师、文明之师嘛!

  宋时轮对另一位刚打完电话的参谋说:马上查明敌六十的位置。

  另一参谋接完电话后,向陈毅、宋时轮报告:九纵张震司令员刚才电话中说,他们已歼敌九十二旅的一个营,俘敌300余人。

  一位参谋报告:敌六十旅从双沟方向回援九十二旅,半途中被二纵九旅歼灭一个多团。其余敌人已逃回双沟镇。

  宋时轮:这样算起来,我们这一仗歼灭之敌,已达5000余人。

  陈毅:这是我山东野战军自卫战中的第一仗。初试锋芒,旗开得胜,大喜,大喜!他沉思片刻,文思汹涌,说:来,拿纸笔来,我要写首诗以示庆祝。

  陈毅问宋时轮:胡诌了几句,我们的黄埔生(宋1927年入黄埔军校第五期学习),请你指正呀!

  宋时轮:岂敢,岂敢!陈军长是大诗人,倚马可待,好诗,好诗!可是,军长的诗还没有题目呢!

  陈毅:信手拈来,还未命题,干脆,咱就来个大白话,就叫:《淮北初战,歼蒋军九十二旅》,怎么样?

  一位女机要员喜滋滋地闯进指挥所,向陈毅敬礼,说:报告军长,军部消息,说张茜同志生了个胖儿子。

  宋时轮和参谋们又一齐鼓掌,向陈毅道贺:军长又打胜仗,又生儿子,双喜临门,真是大喜呀!

  陈毅哈哈大笑:要得,要得!太感谢张茜同志了!感谢她又给我生了个儿子。如今我陈毅已经有三个接班人了!我们这支人民军队将来又多了个扛枪的战士!这旧世界又多了个掘墓人啰!

  说至此,陈毅又仔细看了一遍电文,说:这个张茜唷,她又给我出难题啰!

  宋时轮打趣问:是不是张茜同志想你了,要你回去看看她?

  陈毅连连摇手,说:哪里,哪里,她是叫我给孩子取个名字嘛!

  宋时轮:军长是大诗人,给孩子取个好名字,岂不是小菜一碟。

  陈毅:让我想想,让我想想。他沉思片刻,动情地自言自语:这老大生在苏北,取名昊苏。这老二生在淮南黄花塘,又是秋天出生,取名丹淮。这个小老三嘛。生在山东齐鲁大地,人杰地灵,自古以来,出了多少英雄豪杰。如今山东的父老乡亲又养活我们,支援着我们的自卫战争,这样吧,我就给他取名小鲁,让他长大以后,永远不要忘记山东的父老乡亲,永远做山东人民的小儿子、好儿子。

  宋时轮脱口而出:太好了!军长真是文思敏捷,深思远虑。陈小鲁,这名字意味隽永啊!

  一位年轻参谋问陈毅:军长,今天您兴致很高,双喜临门,又打胜仗,又添了个儿子,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您和张茜同志的恋爱经过呀?

  陈毅哈哈大笑,伸出手指刮了一下年轻参谋的鼻子,调侃说:小伙子,是不是想谈恋爱了,到我这儿来取经呀?

  年轻参谋:哪里,哪里!军长,您不要转移目标呀!他问在场人员:你们要不要听军长和张茜同志的恋爱故事呀?

  陈毅笑道:好,好,既然你们都要听,都要向我取恋爱经,那咱们今天就来摆个龙门阵,我慢慢跟你们说。

  那是1938年秋天,我在苏南当新四军一支队司令员。一天,我到皖南军部去开会,晚上看战地服务团演出的话剧《魔窟》。

  皖南新四军军部大礼堂。一个简朴的舞台上,正在演出话剧《魔窟》。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演员正在台上演出。她饰演的角色名叫小白菜,是陈白尘名剧《魔窟》中的主要角色,她演得很投入。

  陈毅正在全神贯注地看戏。两眼紧紧盯着年轻女演员,露出满脸喜色。他转过脸来,问坐在一旁陪他看戏的战地服务团团长朱克靖:这个小白菜,演得不错嘛!她叫啥名字呀?

  陈毅:张茜?那个茜字怎么写呀?单人旁一个青,美丽的倩倩佳人,对吗?

  朱克靖:不是这个倩字,是草头下面一个西字。有一种红色的草,叫茜草,也叫血茜草。她用的是这个茜字。

  陈毅恍然大悟,说:喔,我知道了,这种茜草,也叫血见愁。我们在赣南三年打游击那阵子,伤病员常用茜草来凉血止血,祛瘀生新。有个诗人叫李群玉的,他有句诗:黄陵女儿茜裙新。说一个妇女穿了条红色的裙子,很漂亮。茜者,红色也,说明这个小白菜很追求进步。

  朱克靖笑问陈毅:陈司令真是博古通今,博学多才。那您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

  陈毅用一个手指封了一下嘴巴,说:不说了,看戏!说毕,又转过脸去全神贯注地看着舞台。

  舞台上,演小白菜的女演员——张茜,正在慷慨激昂地说着台词。

  朱克靖:这个张茜,生于1922年,今年只有16岁,汉口人,家境贫寒,父亲没有固定职业,仅靠母亲帮人洗洗涮涮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家用并供她上了中学。

  朱克靖:是呀,她聪明伶俐,喜爱读书,深知父母含辛茹苦,供她上学,所以学习特别刻苦,成绩也特好,更博得了父母的钟爱。

  朱克靖:七七事变后,全国掀起了抗日救亡的巨浪,她也积极参加,走上街头演戏,为前线将士募捐,到工厂做宣传,到处奔走,不顾辛劳。八路军在武汉成立了办事处,还出版了《新华日报》,她认真阅读,如饥似渴,受到很大教育。她常对人说,是八路军,是《新华日报》,使她认清了抗日救国的前途。她追求进步,追求真理,喜爱象征革命的红色,于是改名为张茜。

  朱克靖:听说她原先想去延安。当时新四军在武汉筹建军部,周恩来同志动员一大批年轻人参加了新四军。张茜是其中之一。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又只有16岁,哪舍得她离开?听说她还是不告而别,瞒着父母,悄悄离开武汉,千里迢迢到了南昌,后来又到了云岭。

  陈毅:唷,想不到小小年纪,革命意志倒是蛮坚定的嘛!

  朱克靖:张茜这个女孩子,不仅革命意志坚定,而且生性活泼,聪慧灵巧,做事认真。分给她演的角色,她总是细心揣摩,设身处地,反复研究,所以她一上台,就会把角色演得惟妙惟肖,有血有肉,获得观众的认可,常常是掌声不断,好评如潮。

  朱克靖:陈司令,你也是三十七八岁的人了,生活上也很需要有个人照料,如果你看这个女孩子不错,要不要让我帮帮忙,给你牵个线、搭个桥?

  唉!。陈毅长吁一声,说:人家是豆蔻年华,而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她才16岁,我比她整整大了21岁。即使我有这个心,她也不会有那个意呀!

  朱克靖笑了起来,说:陈司令此言谬矣!自古美人爱英雄。如今你是堂堂的大司令,统兵一方,威震江南,敌寇闻风丧胆,百姓箪食壶浆,英勇的新四军,英雄的陈毅将军,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张茜和服务团内的同志,一谈起你陈司令,哪个不敬佩得五体投地!

  陈毅:老朱啊,咱俩也可算是南昌起义的老战友了,实不相瞒,我第一眼

  看到这个女孩子,不知怎的,就喜欢上她了。你说,这是不是前生有缘?!

  朱克靖:陈司令,既然你有意,那我就找她试探试探。不过,知识分子嘛,谈恋爱讲究的是个情,培养感情需要有个过程,得慢慢来,让我想办法多创造些机会,让你们两人多接触接触,逐步培养感情,也希望你能够配合。

  陈毅欣喜地说:要得,要得!那就多多拜托你阁下了。

  在村子中间一个较大的晒谷场上,战地服务团的男女团员端端正正地坐在背包上听报告。其中有张茜、楚青。

  朱克靖主持报告会。他站在一张半高的小桌子前,指着坐在一旁的陈毅向大家介绍说:同志们,今天我替大家请来了一位贵客——中共中央新四军军分会副书记、第一支队司令员陈毅同志。

  男女团员们热烈鼓掌,表示欢迎和敬意,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团员激动地自发站了起来,高呼口号:向来自抗日前线的陈司令员学习!向战功赫赫的陈司令员致敬!

  朱克靖请陈毅坐下,继续介绍说:这位陈毅司令员,是我南昌起义时的老战友啰。

  陈毅插话:朱团长的话本人承受不起。朱团长是德高望重的革命元老,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1924年北伐时就担任了第三军党代表,南昌起义时他是第九军党代表,朱德同志是代军长,本人于8月6日才从武汉赶到南昌,这时起义军已被迫南下,我一路追呀,追呀,好不容易追上了起义部队,见到了周恩来同志。恩来派我到叶挺独立团发展而来的铁军铁团去当指导员。

  朱克靖插话:那时的团指导员,也就是现在的团政委。打那以后,陈毅同志就和朱德同志一起上了井冈山,和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会合,创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朱德同志是红四军军长,毛主席是红四军党代表,陈毅同志是红四军政治部主任。同志们,我这个简单的介绍,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面前的这位陈毅司令员,十年前曾经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中国工农红军的创建人之一!

  陈毅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谦虚地说:刚才朱团长的介绍,说得我陈毅无

  陈毅:今天,朱团长让我给大家讲讲苏南抗日的形势和茅山游击根据地的建立。好吧,咱们长话短说,我就开始讲。

  云岭军部礼堂。简易的舞台,台上挂着两只大气灯,把全场照耀得如同白昼。台下坐满了新四军干部战士,还有村庄里年老的、年轻的、年幼的男女乡亲。热热闹闹,气氛活跃。

  报幕的女演员高声宣布:第一个节目:男女声二重唱:第一支歌:《新四军军歌》,陈毅等作词,何士德作曲。

  朱克靖对陈毅说:陈司令,你真不愧是大诗人,这首歌的词就是在你的那首有名的诗《十年》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写得真是太好了,大气磅礴,情景交融,是一部铁军的成长发展史,也是一部新四军抗日宣言书,激情澎湃,气贯长虹!

  陈毅谦逊地说:我只不过执笔起了个稿,叶军长,项副军长、张云逸参谋

  两人正说着,台上的男女二重唱已经开始,站在前排的女演员张茜正在引吭高歌,她唱得是那样投入,那样充满激情。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演出越来越精彩。当有张茜参加的女声小合唱《渔光曲》(任光作曲)唱完后,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这时,女报幕员款款地走到台前,高声宣布:同志们,大家都知道,《渔光曲》的作者任光同志曾经赴法国勤工俭学,受到了法兰西优秀文化的熏陶,现在,我们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天,也有一位也到过法国勤工俭学,同样受到法国大革命先进思想和法兰西优秀文化熏陶的同志,来到了我们这里观看演出,你们知道他是谁呀?

  女报幕员:同志们,告诉大家:这位同志就是大名鼎鼎的陈毅司令员,他风尘仆仆,刚从前方回军部开会,今天晚上也来观看我们的演出了。

  女报幕员:下面,我们邀请陈司令员登台,给我们唱一首法国名歌《马赛曲》,好不好呀?

  陈毅登上舞台,向大家深深一鞠躬,说:我在1919年十八岁那年,到法国勤工俭学,10月10日那天到达马赛,在马赛待了三个月,几乎天天听到有人唱《马赛曲》。后来,我又到了巴黎,到了里昂。由于我们进行革命活动,在1920年10月被法国政府武装押送回国了。

  陈毅:刚才主持人要我唱《马赛曲》,那我就献丑了。

  陈毅:不过,独木不成林,我一个人、一副公鸡嗓子,也唱不好。我就邀请女声小合唱的同志们,和我一起合唱好不好?

  陈毅走到女声合唱小组的中间,对小组人员说:我起个头,大家就跟着我一起唱。不会唱也不要紧,你们听过滥竽充数的故事吗,你就跟我一起哼。

  山东野战军前线指挥所内。参谋们围着陈毅,听他讲和张茜的恋爱故事。年轻参谋:军长,你这一招高!三下五除二,不但跟张茜同志对上了眼,还一起当众对歌,不愧是大司令,战略战术真高超!

  陈毅摆摆手,说:小伙子,你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这一招呀,完全是朱克靖设的局,引着我和张茜都往套子里钻。

  另一年轻参谋:依鄙人之见,军长的战略战术未必高明。古人云:兵贵神速,军长对张茜打的都是外围战,仅仅在外面绕来绕去。依鄙人之见,应该从正面发起进攻,直奔核心工事。

  陈毅高兴地拍拍参谋的肩膀,说:小伙子,看不出你对恋爱的战略战术还挺有研究,你是不是常常在捉摸女孩子的心理呀?

  参谋:军长,你不要转移目标,我这是在给你当参谋、出主意哩!

  初冬。陈毅和警卫员从远处策马奔驰而来,穿过村庄、田野,经过云岭村子里的随军书店门口时,一眼瞥见张茜和楚青,于是急忙勒住缰绳,翻身下马。

  书店负责人是一位女干部,名叫朱枫。她走向陈毅,笑嘻嘻地说:陈司令每次从前线回来,都要光临我们的书店。小小书店,蓬荜生辉呀!

  朱枫汇报说:昨天刚到了一批新书,有曹禺先生的《雷雨》、《日出》,有茅盾先生的《子夜》,还有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

  陈毅高兴地说:好啊,我每种都要一本,带回前方去慢慢看。他边说边走到正在看图书的张茜面前,问:张茜同志,多日不见,您好啊!瞧你看得那么津津有味,是什么好书呀?

  陈毅:名演员看名著,怪不得你演的戏,那么出神入化呀!

  就是这位朱枫,后来改名朱谌之,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个月,即被中共华东局秘密派往台湾,担任代号为密使一号的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的地下交通员,1950年1月,当解放军总参谋部作部部长李涛将朱枫由香港转来的情报送呈后,毛大加赞赏,特地赋诗一首: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

  后因叛徒出卖,朱枫和吴石等4人于1950年6月10日在台湾英勇就义,谱写了潜伏英雄可歌可泣的壮烈篇章。

  陈毅:朱团长不在家,我托你向张茜同志摸摸底,她的态度如何?

  谢云晖:前几天我找她谈了一下,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你陈司令喜欢她。

  谢云晖:张茜这个妹崽子,别看她年纪轻轻,倒蛮有主见呢!

  谢云晖故意打趣说:模棱两可,态度不明朗,而且情况不太妙。

  谢云晖:她说她事业心很强,愿意一辈子搞戏剧,为戏剧事业献身。更不愿年纪轻轻就当什么首长夫人,当官太太,丢了心爱的事业。

  陈毅哈哈一笑,说:恋爱结婚和搞事业,并不矛盾嘛!

  谢云晖:她也多次向伙伴们谈到,说你陈司令能文能武,酷爱文学艺术,她很敬佩。目前她主要是顾虑过早地恋爱、结婚,会影响到她的未来,她的事业。

  谢云晖:陈司令,不瞒你说,张茜是我们服务团的台柱子,不但业务强,而且人长得特漂亮,性格脾气又好,所以呀,对她表示好感的人,对她暗恋的人,对她频送秋波的人,甚至公开追求她的人,都大有人在哇!

  陈毅:那倒不怕。一个女孩子,身边不转着几个人,甚至没有一个人追求她,那还称得上妙龄少女?称得上绝色佳人?

  谢云晖诙谐地问:陈司令,你不怕跟人竞争?如果张茜另有所爱,你还爱不爱她?

  陈毅豪爽地笑道:在恋爱问题上,用不着谦虚,更不需要谦让。看准了目标,就上!即使几个男子汉大丈夫都爱上了一个女人,那我也要坚决参加竞争。

  谢云晖:好!陈司令有气魄!那么,如果有人正在热烈地追求张茜呢?

  陈毅:不怕!君子敢于夺人所爱,老子就跟他竞争嘛!

  谢云晖:好!我就要陈司令这句话。你这个忙,我帮定了!

  陈毅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到谢云晖手里,说:今天我从前方来,在随军书店偶然碰上了张茜,周围人那么多,我怎好意思当面交给她。特地登门找你们的朱团长,不巧,他又到前方去了。找你也一样,请你把我这封信转交给张茜同志。拜托了!

  谢云晖:我不但当面转交,还要向小张做思想工作哩!

  一个参谋问:军长,想必你是初战告捷,手到擒来,很快就把张茜同志揽入怀中。

  陈毅笑道:哪里,哪里,没想到老子这一回是初战失利,还差一点全军覆没。

  话未说完,一个年轻的女机要员手持电报,匆匆跑来报告说:军长,粟司令急电。

  陈毅接过电报,阅看后,高兴地说:粟裕那里打得不错,他又向李默庵开刀了。接着,他压低声音诙谐地说:这个粟裕呀,打仗行,仗仗必胜,是常胜将军,可是,当年他对楚青呀,也是初战失利,败得比我还惨。

  正说着,天空传来了隆隆的飞机声,几架飞机呼啸而来,扫射、投弹。

  陈毅:你们要听故事,可是蒋介石不让我讲。好,下次找个机会,我再给你们摆龙门阵,快散开。

  (本文摘自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华东战场最高机密》)(责任编辑:黄子娟、孝金波)

https://www.tu740.com/yazhouchengguanwang/1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