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亚洲城官网 2019-02-23 17:2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亚洲城官网 > 正文

远东密林中的抗日铁骑:东北抗联14年浴血奋战(

  1939年初冬的一个下午,周保中首先赶到虹云商行。陆续到会的有抗联总政治部主任李兆麟,中共满洲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兼第6军政治部主任冯仲云,中共南满省委委员、抗联第3方面军指挥陈翰章,北满省委执委委员、第3军军长许亨植。这几位将领代表硕果仅存的2000多位抗联壮士,就当前的形势和今后的方向进行紧急磋商。

  寿宴方散,周保中、李兆麟等人在商行后院小仓库悄然聚首。会上,周保中剖析了抗联面临的严酷形势,强调“必须以主席《论持久战》的战略思想,指导东北抗联的行动”。他结束了中心发言后,等待与会同志对“保存力量,越界过江,到苏联远东地区野营整训”的重大行动发表意见。

  几乎没有展开争论,大家便统一了思想认识。但是,周保中仍然心情沉重。因为战乱中的辗转周折,抗联党组织已经和党中央失去了联系。他语重心长地说:“尽管暂时还不能与党中央接上关系,但是中国的宗旨信仰和奋斗目标,主宰着我们的灵魂!既然对于越界过江,统一了思想,我们就立即行动。”

  1940年3月,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白雪皑皑。这是在中国三江口(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汇合处对面的苏联城市,是阿穆尔州首府。19日上午,苏军远东边防军司令部迎来了3位表情严峻的中国客人--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他们将与远东边疆区党委和远东军讨论越界过江野营整训问题。

  周保中以沉稳的语调向远东边疆区区委书记兼军区政委伊万诺夫通报了抗日联军面临的实际困难。要求苏方从国际主义原则立场出发,考虑东北抗联转移到中苏边境苏联一侧建立野营、进行阶段性休整的要求。

  年近六旬、肥硕而略显驼背的伊万诺夫,是位政治经验丰富的老布尔什维克。他叼着烟斗静静地倾听周保中的述说,他明白这个问题的分量,内心反复斟酌……

  自1936年秋季起侵华日军便不断向苏联挑衅,并连续举行对苏军事演习,苏联远东军区几年来急切地想了解日军在中国东北的战略设施和军事情报。这项重大任务,仅靠派遣的苏联谍报人员是远远不够的。由于相貌、语言与亚洲人迥然不同,这更妨碍着他们独立开展工作。为准确掌握日军动向,只能借助战斗在反法西斯第一线上的东北抗联的帮助,在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中苏双方有着共同利益。

  周保中重申了在尊重中共抗联党委对部队实行独立领导的组织原则基础上,可以交流抗日联军所获得的日军在东北的军事情报。会上,伊万诺夫特意把远东军内务部部长瓦西里介绍给周保中等几位抗联将领,并指定瓦西里作为苏联远东军的代表,直接同东北抗联进行工作联系。伯力会议随即画上句号。

  3月27日,在夜色掩护下,周保中等人率10余名警卫员踏上归途,从冰封的江面向乌苏里江南岸进发,拂晓时分,周保中返回虎林。抗联第2路军总参谋长崔庸健和第7军政治部主任王效明早已赶来接应。

  1940年早春,按照抗联党委统一部署,战略转移开始了。在牡丹江地区活动的第1路军从吉林珲春的防川(中朝俄3国交界处)越界,那里没有界河,抗联战士们避开日军的哨所,顺利进入苏联;在佳木斯地区活动的第2路军第2支队从饶河越过了乌苏里江;第3路军的战士们从逊克、孙吴越过黑龙江。过江越界过程中,抗联战士忍饥受冷,昼夜兼程。李兆麟将军的警卫员李桂林在到达黑龙江边时,脚和鞋冻在一起成了大冰坨子,过境后才用雪水缓开,拔出已失去知觉的双脚,险些成为残废。

  距哈巴罗夫斯克75公里位于黑龙江边的费士克,森林茂密,因“黑龙江”一词的俄文字头为“A”,所以,这里被简称“A”营。先期过境的第2路军总部直属部队、第3路军3支队的300余人驻扎于此。

  在海参崴和沃罗斯诺夫之间一个小火车站附近,有处被称为“蛤蟆塘”的地方,苏军小部队曾在此驻扎过。这里被选定为北野营地,取俄文字头称为“B”营。抗联第1路军警卫营和2、3方面军的500余名指战员驻“B”营。

  南北两个营地只有几栋“木克楞”(俄式木制房屋)。因为人员增多,战士们搭建了很多临时帐篷,解决了营房不足的问题。

  野营部队的后勤供应由苏军负责。军装多用苏军替换下来的棉衣、军大衣、少量的皮大衣和毡靴、棉皮鞋等旧衣物作为补充。伙食供应较好。每个战士每天1公斤面包,还有少量的菜、食用油和肉类。按说,这些食品对一个成年人来讲应该是够吃的,但是对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的抗联战士,开始阶段这些食品仍显不足。苏军司务长彼得罗维奇对此十分不解,他纳闷这些面黄肌瘦的中国人怎么这么能吃。后来他了解到中国战士在抗日斗争中,常年啃树皮、吃草根,甚至把皮带都煮了吃掉的情况后,深为震撼。

https://www.tu740.com/yazhouchengguanwang/1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