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最新报道 2019-02-22 23:3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最新报道 > 正文

由郭元振窥探武则天的“控鹤”“奉宸”内幕

  郭元振,名震,字元振,以字显,魏州贵乡(今河北大名县大街乡)人,唐朝著名的军事家。这个人早年仕途不顺,武则天通过他的一首诗发现他是个人才。之所以在这里说他,是因为他是一个与所谓的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及其“控鹤”“奉宸”府有联系的人物。

  圣历二年(699年),置控鹤府官员,以易之为控鹤监内供奉,余官如故。久视元年(700年),改控鹤府为奉宸府,又以易之为奉宸令,引辞人阎朝隐、薛稷、员半千并为奉宸供奉。每因宴集,则令嘲戏公卿以为笑乐。若内殿曲宴,则二张、诸武侍坐,樗蒲笑谑,赐予无算。

  不少人会问,控鹤府、奉宸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难道控鹤监就张易之一个领导吗,有没有副手?

  对此,《资治通鉴》给出了一定程度的回答: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圣历二年正月”条:“置控鹤监、丞、主簿等官,率皆嬖宠之人,颇用才能文学之士以参之。”就是说,除了张易之外,还有“丞、主簿等官”。但是,两《唐书》和《资治通鉴》没有提供谁当过张易之的副手,唯一能够见到的是名字是郭元振。

  据《书卷九十七•列传第四十七•郭元振传》:(郭元振)“上《宝剑篇》,后览嘉叹,诏示学士李峤等,即授右武卫铠曹参军,进奉宸监丞……”

  易之初以门荫,累迁为尚乘奉御,年二十余,白皙美姿容,善音律歌词。则天临朝,通天二年(697年),太平公主荐易之弟昌宗入侍禁中,既而昌宗启天后曰:“臣兄易之器用过臣,兼工合炼。”即令召见,甚悦。由是兄弟俱侍宫中,皆傅粉施朱,衣锦绣服,俱承辟阳之宠。俄以昌宗为云麾将军,行左千牛中郎将;易之为司卫少卿……

  这样看来,张易之通天二年是“年二十余”,两年后成立控鹤府,也不会超过三十岁。会是这样吗?下面让我们先推算一下郭元振当时的年龄。

  由《书•郭元振传》“开元元年(613年),帝思旧功,起为饶州司马,怏怏不得志,道病卒,年五十八”的记载,反推过来,知道郭元振生于显庆元年(656年)。咸亨四年(673年),十八岁的郭元振举进士,为通泉(治所在今四川射洪县沱牌镇)尉。之后,根据《旧唐书卷九十七•列传第四十七•郭元振传》“时吐蕃请和,乃授元振右武卫铠曹,充使聘于吐蕃”,和《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万岁通天元年”九月“吐蕃复遣使请和亲,太后遣右武卫胄曹参军贵乡郭元振往察其宜”的记载,推出郭元振任右武卫铠曹参军的时间是万岁通天元年九月。从咸亨四年郭元振担任通泉尉到万岁通天元年任职右武卫铠曹参军,历时23年。

  之后,根据《书•郭元振传》,郭元振的职务是奉宸监丞。上面已经说过,奉宸府是久视元年,具体说,是该年六月由控鹤府改名而成。难道说,郭元振是在这时候才担任奉宸监丞的吗?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记载:“长安元年(701年)”十一月“以主客郎中郭元振为凉州都督、陇右诸军大使。”不言而喻,这个时间是郭元振担任主客郎中的截止时间。那么起始时间是哪一年呢?

  据《书•郭元振传》:“后数年,吐蕃君臣相猜携,卒诛钦陵,而其弟赞婆等来降,因诏元振与河源军大使夫蒙令卿率骑往迎。授主客郎中。”《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记载的钦陵被诛、赞婆降唐的时间是“圣历二年”,“赞普将兵讨之,钦陵兵溃,自杀。夏,四月,赞婆帅所部千余人来降……”于是得出:郭元振任主客郎中是从圣历二年四月起到长安元年十一月止,约两年半。巧合的是,圣历二年是控鹤府成立的时间。

  据《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二》“圣历二年正月”条:“置控鹤监、丞、主簿等官,率皆嬖宠之人,颇用才能文学之士以参之。以司卫卿张易之为控鹤监,银青光禄大夫张昌宗、左台中丞吉顼、殿中监田归道、夏官侍郎李迥秀、凤阁舍人薛稷、正谏大夫临汾员半千皆为控鹤监(府?)内供奉。……”久视元年 “六月,改控鹤为奉宸府,以张易之为奉宸令。”

  如果说郭元振担任过奉宸监丞,那也只能是在久视元年六月以后,但郭元振已经是主客郎中了。

  那么只能有两种情况,一是郭元振以奉宸监丞兼任主客郎中,一身二职;一是他是从圣历二年正月到四月担任控鹤府丞,四月以后担任主客郎中。历时不到半年。

  说到控鹤府、奉宸府“供奉”,很多人都会想到李白“供奉”翰林。其实,“供奉”就是让一些有一技之长的人随时听候皇帝召唤的意思。比如,皇帝想听音乐了,就马上传歌姬供奉;皇上想下棋了,就马上传围棋供奉……至于“控鹤”、“奉宸”之名,也没有什么暧昧的意思。以控鶴为例,就是指宿卫近侍之官。唐末昭宗曾置控鹤排马官,五代后唐有控鹤军,后周有控鹤弓箭箭直,元代亦有控鹤军。说白了,武则天设置的这个机构就是“文人之家”,大体相当于当今的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文联)。其中有诗歌协会、书法协会、国画协会、围棋协会、双陆协会、杂技协会、杂剧协会等各种学术团体。确实,武则天太热爱文学了,武则天太关心知识分子了,才会有这样的机构!上面说到,《旧唐书•张易之传》说:(武则天)“每因宴集,则令嘲戏公卿以为笑乐。若内殿曲宴,则二张诸武侍坐,樗蒲笑谑,赐予无算。”这里所说的“宴集”,就是朝廷举行的有诸多大臣参加的娱乐活动,参与的并不只是二张,也包括其他供奉。说武则天令他们“嘲戏公卿以为笑乐”,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有点信口开河?当然,我们也可以对此作正面的解读。就是在“宴集”的时候,会有“小品”和诗歌朗诵之类的文艺演出。武则天利用娱乐的机会,指导他们排演一些滑稽可笑但又能引起人们思考的节目,充分发挥文学、戏剧的批评和劝世功能,针砭时弊,对朝中的一些不良风气,比如贪污受贿、官僚主义等进行讽刺,以达到敲打当事人和警诫世人、改进工作作风的目的。应该说,这是一种伟大的创新,是应该肯定的。

  最著名的例子是《朝野佥载》卷四记载的一个故事。神功元年(697年)三月,夏官尚书王孝杰率军征讨契丹失利,在东硖石谷(今河北迁安东北)壮烈殉国。四月,武则天诏命武懿宗为神兵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增援。六月下旬,武懿宗抵达赵州(治所在平棘,今河北赵县),获悉契丹将领骆务整数千骑兵将至冀州(今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大惧,乃弃兵甲,南走邢州(今河北省邢台市),军资器械遗于道路。后来契丹由于内讧兵退,武懿宗方更向前。军回至都,谎称大胜,于是朝廷置酒高会。左司郎中张元一于御前嘲谑武懿宗道:“长弓短度箭,蜀马临阶骗,去贼七百里,隈墙独自战,甲仗纵抛却,骑猪正南掾。”武则天问道:“懿宗有马,因何骑猪? ” 张元一对道:“骑猪,豕走也。”逗得武则天哈哈大笑。

  武则天放下皇帝的冷面孔,经常与大臣们聚一聚,隔一段时间就举办一次文学、诗歌沙龙,或者书法大赛、围棋大赛;朝政繁忙之余,演演小品,娱乐一下,放松一下,一般而言,不会拿公卿开涮,而只是寓批判于娱乐之中而已;另外,通过宴集还可以从中发现治理国家的特殊人才,进而培养、提高,放到关键地方发挥作用。比如郭元振就是这样。把政治与文学艺术结合起来,首开文艺为政治服务的先河,武则天真乃是玩得风生水起,堪称不一样的皇帝,不一样的政治家!

  武则天没有设后宫,张易之、张昌宗也都有自己的家室,平时也就以宴集这种方式君臣同乐。封建史家说武则天与二张如何如何,其实都是捕风捉影,谁也没有真凭实据。

https://www.tu740.com/zuixinbaodao/1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