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最新报道 2019-04-25 10:2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最新报道 > 正文

他们是被这种琉璃艺术的晶莹剔透所吸引

  如果不是这些澄净的琉璃艺术品,大部分人对张毅、杨惠姗的了解,仍停留在台湾金马奖导演、金马奖影后的层面上。

  4月23日起,《琉璃之人间探索——杨惠姗、张毅联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该展览由现代中国琉璃艺术的拓荒者——杨惠姗、张毅,以五大系列、共四十余件大型作品讲述中国人的故事、中国人的思想、中国人的生命、中国人的情感。

  复兴中国琉璃艺术,是两人20多年来的梦想。琉璃,实际上就是用各种人造水晶,通过脱蜡铸造法高温烧成的艺术作品。

  张毅曾是台湾地区与杨德昌齐名的新浪潮导演,杨惠姗则是当时台湾著名的女明星。他们在1980年代合作的女性电影三部曲《玉卿嫂》、《我这样过了一生》、《我的爱》堪称经典。杨惠姗曾凭借《玉卿嫂》获得金马影后,张毅凭《我这样过了一生》拿下金马奖最佳导演。

  “我和张毅合作的最后一部电影《我的爱》,张毅从国外找了些琉璃艺术品作为片中我的角色的收藏品,结果成了我创作琉璃的开始。”杨惠姗回忆说。

  1987年,他们创立了琉璃工房,正式从演艺界转向艺术界,当时华人世界还没有一家琉璃工作室。如今,两岸以脱蜡铸造法为基础的琉璃产业已达百余家。

  最开始,他们是被这种琉璃艺术的晶莹剔透所吸引,但慢慢的,随着对琉璃的认知越来越深,他们开始觉得是背上一笔复兴传统的债。

  在台湾淡水琉璃工房的后院,堆着一座“琉璃冢”,深一米、面积十余平方米。这是杨惠姗与张毅创作早期最为惨烈的证明。

  为了研制当时只有法国Daum掌握的脱蜡铸造法,两人试过拿电锅与白蜡做,并几番将昂贵的窑炉赔进去。三年半,他们欠债七千五百万新台币,出售抵押了自己和家人的六幢房子。“那段时间只要一提到钱的事,就敏感得不得了,瞳孔放大500倍。”张毅说。

  他们用勉强凑出的作品,送到日本展览,宣称这项法国才有的技法,中国人也能做。日本学者却说,其实中国拥有最早的脱蜡铸造法。张毅只觉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因为,自许创建现代中国琉璃风格的他们,对历史竟如此无知。

  “其实这种制作工艺,早在我们的汉代就有了,中山靖王墓葬出土的金缕玉衣,有两个耳杯,阿富汗就是用琉璃做成的酒器。”杨惠姗说道。

  两人自此竭力收藏流离失所的古琉璃,为中国琉璃与世界现代玻璃艺术的交融,烧钱如烧纸地推广。1993年,琉璃工房投入五千万台币,邀请世界上30多个国家和地区、40多位琉璃艺术家,举办第一届国际琉璃展;2001年以更大的规模在北京、上海展出,推动中国琉璃的国际认知和基础概念传播。

  “我们对整个社会忽视传统深感不安。只有重视传统才会有尊严和将来。” 张毅说。也正如此,他们把这些艺术品取名“琉璃”,张毅觉得这是符合中国文化历史传承的。“我们坚决不用Glass(玻璃)和Crystal(水晶)的叫法,我们就叫琉璃,连英文都翻译成LIULI。欧美主导当下经济市场,英文主导意识形态,我们不要跟随。”张毅说道。

  在庞大的国际玻璃艺术舞台上,都认为世界玻璃史上从来没有中国人的名字,直到杨惠姗出现。自1987年以来,已有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康宁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等十六个世界顶级博物馆收藏杨惠姗的作品。

  不过也可以说,没有张毅,就没有杨惠姗;没有杨惠姗,就没有中国琉璃艺术在世界琉璃艺术中的地位。张毅有灵活的大脑,杨惠姗有灵活的双手。两人一动一静,一张一弛。这种创作本身也迥异于可以无限复制的工艺美术品,他们把故事、思想凝结在作品中。地球仪转动

  张毅尽管在杨惠姗的创作中通常扮演一个“幕后”的角色,但他熟悉历史文化,善于表达,每每在杨惠姗的创作之后,都会配上张毅写的一首小诗解读。

  “生命的无常”,是他们艺术作品的中心词汇。张毅说,“将近40岁开始从事创作,生命的阅历是不一样的,每一次创作都希望跟自己的生命、生活有关系。当这个前提存在,讲生命的科学,对人世的不安,对生命的无常,总会觉得跟创作越来越息息相关。”

  展览中杨惠姗的代表作品《一朵中国琉璃花》,其实是把花放到很大很大,挑战脱蜡铸造的极限。花的颜色逼近真实,而经过放大,在“真实”与“不真实”的矛盾里又产生出奇怪的真实。依附在一种脆弱的琉璃材质去呈现,是生命中的谦卑和悲悯。

  而杨惠姗左耳失聪后创作的《更见菩提》,用铁丝深入到琉璃中的异材质结合,造就混乱的协调。黑不透光的佛像,漫天纠缠的铁丝,厮杀,变形。英国著名策展人安德鲁·布华顿形容,它表现出“不加修饰、宛城之战是哪一集令人焦虑的能量与联想”。

  他们梦想要在琉璃中完成对“中国”这个概念的塑造。“琉璃工房是否成功,不在于赚了多少钱,如果能为社会树立一种价值、一个典范,即使口袋里一无所有,也不影响心中的自豪。”张毅说,“喧哗嘈杂里,你只能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一步一步走下去,也大致对得起你无从选择的血液。”

  “从琉璃中,我们认识到琉璃是一种人格、一种精神、一种境界的象征。正如佛经所说‘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张毅说道。

https://www.tu740.com/zuixinbaodao/1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