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最新报道 2019-05-22 00:1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yzc666 > 最新报道 > 正文

还主动分享得宠经验...魏美人很快就将她视作知

  9021年,瓜田里的第一段狗血——我绮姐(张雨绮)和前夫哥(又一次)开撕。

  “有狐臭怎么了?杨贵妃有狐臭,依然独宠后宫!”网友用她主演的电影《妖猫传》中,另一个“有狐臭的女人”来为她打气。

  南北朝晋元帝时期,有个豪族之甲某,暴病亡。到了冥司,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管生死簿的一查,“sorry,你还没到时候,请不要插队抢投胎,赶紧回阳间去吧!”

  二人易脚,甲某复生。睁眼一看,自己“果是胡脚,丛毛连结,且胡臭”。死而复生还有了一双健壮有力的脚,来不及庆幸就被“胡臭”打败。

  “旁人见识此胡者,死犹未殡。甲亲往视见其脚著胡体。胡儿并有至性。每节朔。儿并悲思。抱甲脚号啕。”全家人对着死而复生,却有狐臭的甲某伤心痛哭。

  狐臭的历史源远流长,陈寅恪认为“狐臭”一词“本由西胡种人得名”,本应名“胡臭”,后随着时代发展而改为“狐臭”。胡与狐同音,古人用‘狐’称胡人表达对其的诟辱。

  明代医书《外科正宗》载:“腋下多有棕纹数孔,出此气味”,指明腋下是此病的主要部位;清《外科大成》中提出“诸药鲜能根除,故治法不立”要根治狐臭,难难难。

  《太平广记》九卷狐故事中言及唐代婚姻的有二十五条,加上其他篇目中类似的条目有四十多条,“共同点是凡与狐或胡为婚者均遭社会各阶层的反对,不是打杀、毒杀,就是用法术驱逐。”。

  以形貌、语言、姓氏等明显特征来辨别胡汉不再可行时,狐臭就成了区分胡汉的重要依据。

  与得了其他疾病的人会受到他人的关心同情不一样,人们对狐臭患者是大写的嫌弃。

  在古代,对一个人说“你有狐臭!”既有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优雅,又比“MMP”更具打击力度。这个人没有狐臭还好,假若他恰好有,这句话就等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了。

  历史上第一个因为宫斗胜利而被写入正史《战国策》中的后妃--郑袖,她的成名作“掩鼻计”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楚怀王对自己身上的“帝王之气”--狐臭一直是讳莫如深,他身边的人都无师自通,练成了“闻不到”狐臭,这项技能和安徒生笔下“能看见”皇帝的新衣是同款。

  魏国想与楚国修好结盟,于是就给楚怀王进献了一个极品美人,他相当喜欢这份礼物。

  在此之前,只有郑袖能够独得大王恩宠,用张仪的话来说“楚王幸姬郑袖,袖所言无不从者。”楚怀王对郑袖的宠爱,已经到了她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的地步。

  郑袖将嫉妒憎恨掩藏得滴水不漏,对魏美人百般示好,又送衣服又赠口红的,还主动分享得宠经验...魏美人很快就将她视作知己亲人。

  看见新欢旧爱欢聚一堂,楚怀王感到万分欣慰,“妇人所以事夫者,色也;而妒者,其情也。今郑袖知寡人之说新人也,其爱之甚于寡人,此孝子之所以事秦,忠臣之所以事君也。”

  朕阅女无数,知道嫉妒是女人之常情。郑袖却明知朕喜欢魏美人,可是她对魏美人却比朕对魏美人还好,这种贤良淑德堪比孝子侍奉双亲、忠臣侍奉君主。

  局已经布好,接下来就是让小白兔魏美人落入陷坑。郑袖故意透露出大王嫌她鼻子长得不好之意,对她说,我给你个建议,再见到大王时最好把鼻子挡一挡。

  这样反常的举止引起楚王的注意,就问郑袖,“你跟她关系那么好,知不知道她为何这样?”郑袖说,她嫌你身上有股臭臭的味道。

  楚怀王大怒,下令割掉了魏美人的鼻子。郑袖借楚怀王之手将情敌毁灭于无形之中,直到今天她都是国人心计之模版教材。

  楚怀王连自己有狐臭都不能接受,可见后宫是拒绝狐臭的。唐玄宗怎么就接受了(如果)有狐臭的杨玉环呢 ?不,他不接受---即使他嗅觉异常或者失灵,(如果)有狐臭的杨玉环也没有机会。

  目前可考的史料中,有文字记载的最早一例婚前检查是在东汉桓帝在选拔第一任皇后时。

  东汉桓帝欲立大将军梁商的女儿梁女莹为皇后,在进宫前,女官吴婀奉旨去到梁府,检查未来皇后的四德之一“妇容”是否标准。

  在观察过梁女莹走路姿势后,吴婀请梁女莹脱衣,“探其乳,嗅其腋,扪其肌理”检查乳腺,看有没有肿瘤包块;

  还要检查肚脐的形状深浅、肩膀的宽厚、腰围、臂的弹性、大小腿肤色、长度以及手掌十指、萧宝卷脚板平凹与十脚趾的颜色,五官与头发浓密及色泽......

  色素沉淀、斑、不合时宜的痣、疮疤等等都是皇后不能有的;接着是妇科检查和病史询问,最后让梁女莹三呼“万岁”,以检查声带发音如何。

  从汉到清,后宫选妃基本上都是这一系列流程,尽管标准细节有所不同,但是排除有狐臭这一项从未有变,并且还发展成为一种婚俗禁忌在民间长期流行。

  民俗意义上的狐臭被称为“门事”、“门第”、“门病”、“门色”、“袖子长”等,即看其家族有无狐臭史、本人是否有狐臭,这一项是结亲前考核的重点之一,直到今天很多地区依然流行。

  杨玉环一开始是唐玄宗的儿媳妇——寿王李瑁的王妃,有狐臭怎能通过皇家婚检呢?

  在《酉阳杂俎》中,有一个写“中国四大名香”之一,龙脑香的故事,女主角正是“中国四大美人”之一的杨贵妃。这绝不是人们想象中有关她奢侈生活的故事,也不是被曲解的以香盖臭。

  这天,唐玄宗和亲王在下棋,大唐RAP天王贺怀智在一边弹琵琶助兴;杨贵妃则在另一边观战,她身上佩戴着香囊,里面装的是交趾国进贡的「香气彻十余步」的香料“瑞龙脑”。

  眼看棋局上形势不妙,唐玄宗马上就要输了,杨贵妃灵机一动,放出西域进贡的小狗“康国猧子”,把棋盘打翻,棋子散落一地,化解了皇帝要输棋的尴尬。

  后宫从不缺美貌的女人,但是能这么皮的却罕见,惹得皇帝大笑,李世民杨贵妃更是笑得花枝乱颤,贺怀智用更有节奏的琵琶曲声让他们仿佛置身抖音,亲王有苦说不出,好郁闷.....

  这时,杨贵妃的领巾不知为何就被风吹落了掉在贺怀智脑袋上,杨贵妃一看,这大男人头上顶块女人丝巾,莞尔一笑,搞得贺怀智有些不好意思。

  御前献艺结束,贺怀智回了家,但是身上的芳香依旧不散,他将杨贵妃的头巾放进一个锦囊里...后来,安史之乱,马嵬驿,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再后来,许多年过去,已是太上皇的玄宗终于回到长安,人面不知何处去,物是人非事事休。

  玄宗取出贵妃的幞头巾,陷入了回忆:“这巾上的香气,是瑞龙脑香也!此香为交趾所献贡品,我曾赠贵妃十枚!”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这个一无所有的太上皇老泪纵横,他看见又美又皮的杨玉环,雾傧云鬟、风姿娇容,她定格在那个夏日的午后,与自己天人永隔。

  “七世纪(的唐朝)是一个崇尚外来物品的时代,当时追求各种各样的外国奢侈品和奇珍异宝的风气开始从宫廷中传播开来,从而广泛地流行于一般的城市居民阶层之中。”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人们对香料趋之若鹜,唐朝人对香料的迷恋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杨贵妃喜好熏香,不过是赶时髦而已,但是她万万估不到,千百年后,这也能成为“有狐臭”的证据。

  在百度输入“杨贵妃狐臭”,大约有152000条信息。总得来说,“羞花”是因为她有狐臭把花熏死了,“赐浴华清池”一人洗温泉是为了治狐臭,喜欢用花瓣香料沐浴是为了掩盖狐臭.....

  尽管史料典籍中找不到任何关于杨贵妃有狐臭的证据,但这不影响「伪史学者」和「民史大师」们传播假知识,张口就能震惊你、俯拾皆是大解密。

  身为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人”之一,杨贵妃光是被作为“男默女泪”的榜样是不够的,历史名人,就得担负被唏嘘、被同情的重任。许多人读历史,看到的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而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他们特别擅长用历史牛人们的小缺憾,消解自己的不圆满。

https://www.tu740.com/zuixinbaodao/1768.html